忘忧草视频官网在线观看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歡迎收藏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得很早,雖然昨天我在女友身上奮戰了一晚上,直到凌晨三點我們才睡下,但是不知為何,我一點也沒覺得累,而且我總覺得昨天有什么事情沒干,但是又想不起來。當我低頭看著還在我臂彎里正枕著我肩膀、流著口水熟睡的女友,不由得笑了笑,小媛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睡相。

      正在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拿起手機也沒看是誰打來的就按下了接通鍵,然后就聽見了老三那幸災樂禍的聲音:“老大,你慘了……陳女王的課你都敢不去,女王發怒了!”

      聽著老三的話,我終於想起了我昨天忘記了什么!操的!這下真的死定了!

      “我操!我忘了!那個……女王大人說什么了?幫我兜著了沒?”

      聽老三說完,我也不困了,這要是還能睡著我就是神了。因為陳女王不是別人,正是全校公認的美女教師陳蕊!因為她在我們眼中是個女強人,辦事雷厲風行,而且人也很精明,她的課我們是一節都不敢逃,不過這次我算是結結實實的逃了一次課。

      唉……要不都說紅顏禍水呢!

      “兜著?您真看得起我,我哪敢??!你想想啊,階梯教室都坐滿了,就空了一個位置,你說我怎么給你兜著?她問有誰沒來,我們只好說你病了?!?br>
      老三說話的語氣很委屈:“結果女王大人根本不信,然后她竟然親自去宿舍找你了……我看你還是趕緊去找她認個錯吧,學分你傷不起??!”

      “天啊……這下慘了!我這就回去!”

      我連忙關掉了電話,準備穿衣服回學校,不過此時小媛被我的動作弄醒了,睡眼惺忪的看著我在穿衣服,伸手擦了擦掛在嘴邊的口水,然后抓住我的衣服,一用力就把我拉回到了床上,同時雪白的嬌軀往我身上一趴,死死地摟住我,口中嬌滴滴的說:“老公~~干嘛去???再陪寶寶睡會吧!”

      “呃……小祖宗,再睡,你老公的命就沒了……”

      我輕輕地推開女友,把陳女王找我的事情一說,女友也不困了,跟著我一起穿好衣服退完房間,就往學校趕去。

      還好我們開房的酒店離學校很近,走路也就二十分鐘,當我們回到學校后,我先把女友送回了宿舍,然后一路小跑直奔第一教學樓。誰承想我只顧著低頭快跑,沒想到剛跑進教學樓的大門,就跟一個穿著紫色上衣、白色長褲的美女撞在了一起,在美女的一聲嬌呼中,我們兩人轟然倒地。

      “你沒事吧……??!對不起,女王……不是,對不起,陳老師!我不是故意的!”

      當我緩過神來,出口正想道個歉,不過當我看清這個被我撞倒在地的美女時,我的心差點沒跳出來,頓時嚇得我語無倫次!這個女人正是陳蕊——陳大女王!

      “瘋了!跑這么快!有鬼在追你么!”

      陳蕊被我壓在身下,兩只桃花眼狠狠地盯著我,這目光就像是要把我掛在教學樓門口示眾一樣:“還不起來!你想壓在我身上到什么時候?趕緊拉我起來!”

      我聽到陳蕊的話才注意到,我們現在的姿勢是多么曖昧:只見陳蕊的兩條美腿一左一右的大開著,撐在我腰部兩側的地上,兩只玉手則是撐在我的胸膛上,一張可愛、嬌艷的俏臉距離我的臉也就兩指寬的距離,就連她吐出來的氣息我都能聞得一清二楚;而我則是趴在陳蕊的嬌軀上,兩條胳膊撐在她螓首的兩邊,而我的腿好死不死的正好處在陳蕊的兩腿中間,更讓我尷尬的是,我胯下的那個部位正好頂在陳蕊的那個敏感之處上……

      “??!對不起!對不起!”

      我連忙從陳蕊的身上爬起來,邊爬邊道著歉,同時我伸手抓住陳蕊的玉手,把她拽了起來。這個過程讓我很享受,因為陳蕊的玉手真是柔嫩,入手之處盡是一片絲滑。

      “第一!你逃課了,還撒謊說你病了;第二!你在教學樓里大聲喧嘩,影響他人學習!”

      陳蕊站起身拍了拍身后的灰塵,然后板著一張俏臉死死地盯著我,口中細數著我的不是:“第三!我很遺憾的通知你,你的論文沒過,所以你必須再寫一篇,而且在下個星期日之前必須交給我!不然的話……哼~~哼~~當心你的學分!”

      要說前幾個問題呢,我心服口服,但是最后一個問題可是要了我的命了!我天生對寫作有種無力感,各種的無力,就是那個沒過的論文,還是小媛替我寫的呢!

      “不要??!女王……不是,陳老師,陳大人,您放過小的一馬吧!您大人不記小人過,您原諒小的年輕不懂事,您……”

      沒轍了,貧嘴大法發動,不過,貌似、好像沒有效果。

      “哈哈~~來,親~~看我的口型?!?br>
      陳蕊笑著打斷我的話,指了指自己的嘴,示意我看著她的口型,而我竟然還真聽話,就這樣死死地盯著她的小嘴。不過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什么狗屁口型,而是陳蕊那性感的櫻唇、潔白的貝齒、鮮滑嬌嫩的香舌。

      “你……做……夢……”

      我隨著陳蕊的口型讀了出來……尼瑪!五雷轟頂!

      “好了,趕緊去弄論文吧,我看好你哦~~親~~”陳蕊說完沖著我狐媚的一笑,然后扭頭就走。我看著她那婀娜多姿的身形、渾圓白皙的雙腿……美??!

      真美!不過老話說得好:“美麗的女人是老虎”不過在我看來,陳蕊簡直就是一個狐貍精,而我現在就已經被這只狐貍精迷住了。不過理智還是壓過了欲望,眼前的論文可比女人重要得多!

      沒辦法,我只能垂頭喪氣的走出了教學樓,滿腦子都是那可惡的論文。誰承想我剛出門,突然間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拽到了樓門口的柱子后,緊接著一個白影撲到了我的懷里,在我還沒看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情況下,一股幽香連帶著一條溫熱柔軟的物體,鉆進了我因為驚嚇而正大張著的口中,拼命地在里面游移著,同時一個靈活的物體也在我的褲襠上用力地揉搓著……

      當我定睛一看,靠!竟然是是林夕雪!她今天穿得還真是非常清純,白色的無袖連衣長裙、露著嬌嫩美足的涼鞋,真像鄰家女孩一樣。

      “嗚~~嗚~~等等……?!灰医辛税 艺娴慕辛税 朋旱?br>
      當我看清是誰后,便躲開了林夕雪的舌頭,同時我的兩條胳膊便抱在了林夕雪的纖腰上,低頭看著她的動作,并出言挑逗著她。

      “呵呵,學得真像呢!嘻嘻~~”林夕雪被我逗得嬌笑不止,手上也停下了動作,踮起一雙小腳,兩條粉臂環抱在了我的脖子上,嬌聲問道:“老實交代,昨天晚上你和小媛做了幾次?不許騙我!”

      “四次?!?br>
      我說完神情一愣,緊跟著說道:“等等,我怎么感覺你現在才像是我的女友,而小媛變成了我的情人??!”

      “嘻嘻~~放心吧,她是正我是副~~我不會爭的,也沒資格爭?!?br>
      林夕雪笑著說道,說完便把螓首貼在了我的胸膛上。雖然林夕雪是笑瞇瞇的說著,可是我卻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酸楚,心里不知怎么的,有點開始憐惜起她了。

      不過我突然意識到了一個極度危險的情況!這是教學樓門口,要是被某個學生發現他們的“女神”林夕雪正被一個男人擁在懷中,那我肯定會變成“屌絲公敵”的。想到這我不禁推開林夕雪的嬌軀,出言道:“放開吧,這樣不太好?!?br>
      “嗯?怎么了?”

      林夕雪抬起頭,眼中帶著失望的神色看著我:“你不喜歡我?”

      “汗!這是什么地方?教學樓門口哎,被學生發現我就死定了!”

      我輕輕刮了林夕雪的瑤鼻一下,柔聲說道。

      “嘻嘻~~今天是星期六好嗎?現在的教學樓除了值班教師,就剩下我們學生會的人了?!?br>
      林夕雪嬌笑一聲,就又撲進了我的懷里:“你要是還覺得這里不好,那我們換個地方?!?br>
      說完,林夕雪拉起我的手就跑,我就這樣被她拉著,一溜小跑的來到了一樓的廁所門口。我一看這架勢就知道,今天我還得再把林夕雪喂飽了,男人多命苦??!

      “既然我無法選擇被林夕雪“強奸”的命運,那么,就讓我享受她吧!”

      想到這,我反客為主,一把拽停想要把我帶進女廁所的林夕雪,然后彎下腰,左手托在她的兩條腿彎處,右手托著她的后背,在林夕雪的嬌呼聲中把她抱起,轉身踹開男廁所的門,也不管里面有沒有人,就這樣把林夕雪抱著走了進去。

      進去后,我抱著她來到一個隔間里,此時林夕雪掙扎著從我的臂彎里掙脫出來,反手把隔間的門鎖上,然后瘋狂地撲進我懷里,親吻著我的脖子和臉頰,右手則撩開我的衣服,順著我的腹部一直向下,伸進了我的短褲里,一把攥住我那已經腫脹發硬的肉棒,來回地套弄著;左手更是牽住我的右手,主動放到了自己的胸部上,讓我玩弄她的一對玉乳。

      “尼瑪,轉過身去!手扶在墻上,兩腿分開!對,就這樣!”

      我被林夕雪這樣的挑逗弄得又開始欲火焚身了,於是指揮著她擺姿勢,而林夕雪也相當順從,乖乖的轉過身去,按照我的要求擺好了姿勢,然后扭過俏臉沖我眨了眨眼。

      靠!這小騷貨,老子今天非把你干趴下不可!我也不廢話,撩起林夕雪的裙子,把裙子推到她的腰上,這時我發現林夕雪裙下是真空的!她竟然沒穿內褲!

      我“嘿嘿”一樂,然后掏出我已經硬到不行的肉棒,向前一步頂在林夕雪那已經濕滑不堪的小穴口上,腰部向前使勁一頂,整根肉棒便“吱”的一聲一插到底!

      “哦~~”林夕雪在我插進去的同時仰起螓首,口中發出了一聲嬌吟,然后她竟然主動用自己的翹臀向后頂著我的肉棒,口中同時大聲嬌嗔道:“哦……好硬……好熱……啊……用力……用力點……唔……頂得好深……呀……”

      “靠!你個騷貨,竟然不穿內褲……呼~~就出來了……呼~~真滑……不過……有點松啊,是不是讓黑鬼干松的!”

      我左手扶在林夕雪的小蠻腰上,右手抓住林夕雪的長發,用力地向后拉扯著,同時我的下身使勁地向前頂著她的翹臀,這間廁所里頓時充斥著“啪~~啪~~”的肉聲。

      “對……是讓黑鬼……干松的……呀……他們的雞巴……嗯……好大……好長……好粗……呀……頂到了……你頂到我了……用力……就是這樣……唔……唔……不要?!液盟?br>
      林夕雪大聲的回應著我的羞辱,同時用她的翹臀向后挺動著,配合著我的插入。

      “哈……喜歡他們……呼~~的雞巴嗎……呼~~是不是……他們讓你……特爽啊……你個騷貨……賤貨……真滑……”

      看著林夕雪的騷媚,我一邊在她身后操干著她的小穴,一邊笑著繼續出言羞辱著她。

      “喜歡……啊……我好喜歡……啊……不光我……喜歡……嗯……好深……

      哦……蕭梓媛……也喜歡……啊……她被……黑鬼……干的時候……哦……比我還騷……還賤……嗯呀……又頂……到了……唔……她……喜歡……雙插……還喜歡……玩“三明治”啊……好爽……”

      林夕雪真是口無遮攔,竟然這么說我女友,媽的,是可忍孰不可忍!干死你!

      我不再說話,就這樣從林夕雪的身后用力地干著她,也不講究什么技巧了,每次都是快要完全拔出來,然后再使勁地插回去,下下都能頂到林夕雪的子宮,只頂得林夕雪浪叫不止,估計這時候我說要干她媽她都會同意。

      “賤貨,過來,我們換個姿勢!”

      說完我抽出肉棒,坐到了坐便器上,林夕雪經驗豐富,知道我想讓她在上面主動獲取快感,於是她“嘻嘻”一樂,分開兩條美腿,跨立在我的大腿兩旁,左手扶在我的肩膀上,然后用右手攥住我的肉棒找好位置,用力地向下一坐,我的肉棒就又回到了林夕雪的小穴中。

      就這樣,林夕雪自顧自地坐在我的胯上,用小穴主動上下吞吐著我的肉棒,而我的雙手趁機一邊一個的握住她的一對玉乳,用力地揉捏著,直捏得林夕雪大聲喊痛又大聲喊著舒服……

      就在我們這樣瘋玩的時候,廁所的門卻突然開了,兩個男生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這下嚇得林夕雪趕緊停止了動作,緊緊地抱著我的脖子,大氣都不敢出。

      這時隔間的門外傳來了男生小便的聲音,同時,這兩個男生還在談論著外語系的系花名號到底應該屬於誰。

      不過這兩個孫子的談話內容卻讓我又喜又怒!

      “耗子,我看這一屆外語系的女生就蕭梓媛、黃敏和王姍不錯,要身材有身材,要長相有長相的。還是上屆好,有個林夕雪,女神??!”

      這聲音我聽過,學生會的一個外號叫“石頭”的男生,很猥瑣的一個人。

      “嗯,尤其是那個蕭梓媛,我操,那皮膚真白,腿也又長又直,最重要的是那雙小腳丫。天啊,有次我看見她和男朋友在食堂吃飯,她男朋友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邊吃邊玩著她的小腳,看著他們我當時就硬的不行了~~唔,又硬了,撒不出尿了!”

      這個聲音的主人外號叫“耗子”外語系的臭流氓一個,最早打林夕雪的主意,后來被林夕雪罵了一頓。

      不過“耗子”說的這事情我倒是干過,當時我的心理還處在輕微凌辱女友狀態,沒敢玩大的。

      這時候林夕雪趴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嘻嘻~~說不定哪天小媛也會被別的男生帶到廁所里操哦!”

      說完,林夕雪的嬌軀竟然上下動了動,然后她沖我一樂,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就這樣極為緩慢的,上下起伏著身子,用小穴套弄著我的肉棒。

      我靠,這個騷貨!不過這樣很爽,就在一門之隔的外頭,有兩個猥瑣男在談論著我的女友,而我正在門后跟他們心中的女神做著愛,這真尼瑪刺激!

      “哈哈哈~~你個色鬼,吃苦頭了吧?不過你說的我舉雙手贊成!要不要試試把蕭梓媛撬過來?”

      “石頭”竟然想撬我女友!我靠,找死呢吧!

      “你去吧,我心理上支持你。你也不看看你的身高,人家的男朋友比你高一頭還富裕!長得也比你帥,你拿什么撬???”

      呵呵,這個“耗子”看得還算明白。

      “滾蛋!她男朋友要是個銀槍蠟頭呢?我這不就賺了嗎!老子可是能堅持半個小時的人!”

      我去,你個混蛋!你才銀槍蠟頭!你全家都是銀槍蠟頭!再說了,不吹能死???

      “我操~~我走了,你個王婆賣瓜的貨!”

      “等等我……”

      等這倆傻逼走遠了,我才發現林夕雪趴在我身上已經快要樂岔氣了!

      “哈哈哈~~銀槍蠟頭!哈哈哈~~”林夕雪絲毫沒有估計我的面子,大聲地笑了起來。

      “我操!讓你說,今天就讓你看看我這銀槍的威力!接招!”

      說完,我的兩只手抱住林夕雪的翹臀,腰部用力,直接把她抱了起來,而我的肉棒這時還插在林夕雪的小穴里,就這樣把林夕雪拋上拋下的干著。

      “嗯……來……干死我……干我……啊……這樣更深……唔……今天……你喂不飽我……你就……別出這門……哦……好爽……我愛死你了……啊……”

      林夕雪徹底地瘋狂了,而我也有種不祥的預感。

      我和林夕雪的戰事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各種姿勢基本都用過了。而我的預感也應驗了,因為直到我射了兩次,林夕雪高潮了三次方才罷休,而我已經筋疲力盡了。昨晚伺候女友了四次,還沒休息好,這又給了林夕雪兩次,我早晚得死在女人身上!而林夕雪下面的話才叫做真正的“不祥”。

      “下個星期日是文化節,每個系都要出節目的……最少一個,多了不限……你們經濟系的也必須出一個……我已經把你們宿舍的幾個人報上去了,你們商量著演什么吧!嘻嘻~~這事已經不可更改了哦!嘻嘻~~”

      林夕雪坐在我身上,美目含春的看著我,嬌喘著說道。

      “大姐,有你這么坑爹的嗎?”

      我一臉的黑線,尼瑪!論文和節目,讓我如何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