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视频官网在线观看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歡迎收藏

    私立藤美學院的一處偏僻角落茂密大樹的陰影下,留著雙馬尾的漂亮女生正雙手撐在樹上兩腿大開,上身的衣服被脫下,身下的短裙也被掀到腰間,內褲掉落在右腳邊,那圣潔隱秘的蜜處正被另外一個男人用按摩棒玩弄著,那副美麗面容正是天才少女高城沙耶。

    「可……可以了嗎?平野……現在還是白天,要是被別人看到了的話……唔啊……」高城沙耶一邊嬌喘著一邊害羞的向蹲在自己雙腿間的平野耕太說道,話還沒有說完就到達了高潮,大量淫液噴灑出來。

    「你在說什么啊,沙耶醬,你現在不是我的性奴嗎?這點程度的話可是當然的啦,而且你自己不也非常興奮嗎?就這么一會已經高潮了好幾次呢?!蛊揭案χ鴮⒉逶诟叱巧骋垩ㄖ械陌茨Π艉莺莸赝镆豁?。

    「啊啊啊……」高城沙耶淫叫一聲,再一次到達了高潮,蜜穴中噴涌的淫液好像無止盡般,一波接著一波不斷涌出,整個人無力的跪倒在地上。

    平野耕太用手將減到臉上的淫水送進嘴中,一臉回味的說道:「不愧是沙耶醬的蜜液,連味道都是甜的呢。那么接下來就該主人我的肉棒好好享受一下沙耶醬美妙的身體了?!?br>
    只見平野耕太雙手按住高城沙耶渾圓的翹臀,將碩大的肉棒對準被淫水弄濕的菊穴,然后突然將肉棒插了進去,嬌嫩的菊穴瞬間被撐大了一圈,將整根肉棒全部吞了進去。

    「啊……好漲……不行……」渾身無力的高城沙耶發出微弱的呻吟聲,雖然是拒絕的話語,但是卻能聽出喜悅的滿足感,嬌軀更是輕輕扭動著,配合起平野耕太的抽插起來。

    「嘿嘿,沙耶醬總是嘴上說不要,但身體卻這么淫亂,不愧是我最喜歡的女奴??!嘶,還真是極品的肛門,主人我就要射了,好好接受主人我的賞賜吧!」平野耕太低吼一聲,肉棒頂進高城沙耶的肛腸深處,射出了濃濃的精液。

    「唔……啊……哦……」高城沙耶渾身一震,插著按摩棒的蜜穴又一次涌出大量的淫水,連同前幾次高潮后淫液將身下的草地變成一片泥濘,整個人癱倒在里面看起來異常淫靡。

    平野耕太滿足的將肉棒從高城沙耶的菊穴中抽了出來,看著癱軟在淫水中的高城沙耶,不由淫笑著說道:「該起來去上課了哦,沙耶醬,你喜歡的小室說不定已經在里面等你了哦。對了,內褲就由我拿走了,像沙耶醬這樣淫亂的女孩子是不需要內褲的,對不對?我先走了,早點過來哦?!挂χ钠揭案S手將高城沙耶的內褲裝進口袋里,然后也不再管地上依舊無力動彈的高城沙耶,就這樣直接一個人朝教室走去。

    (2)年B班的教室中,小室孝看了看周圍正各種交談的同學,有些奇怪的扭頭向坐在后面的平野耕太問道:「吶平野,你有沒有看見高城?今天一早都沒有看見她,今天是不是請假了?」

    平野耕太放下手里的雜志,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我早上看到高城被老師叫走了,好像有什么事吧。比起這個……」平野耕太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猥瑣起來,湊到小室孝跟前小聲的說道:「小室,上次給你看的那個《性奴大小姐淫亂調教》,我已經有續集了哦,想看嗎?」小室孝臉上頓時露出同樣猥瑣的表情,但是他馬上意識到自己現在還在教室中,連忙咳嗽了一下,對平野耕太說了句放學后再談,便假裝正經的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就在這時教室的后門被人拉開,走進來的正是小室孝剛剛尋找的高城沙耶,小室孝連忙走過去笑著對她說道:「你來了啊,高城,今天早上沒有見到你,還擔心你出了什么事呢?!?br>
    「哼,我可是天才啊,怎么可能會出事呢,笨蛋?!垢叱巧骋甙恋乃α讼骂^發,便不再理會小室孝直接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早就習慣高城沙耶性格的小室孝無奈的聳了聳肩也走回自己的座位上,但是他并沒有注意到,高城沙耶的腿上正有著透明的液體從腿根慢慢滑落著。

    唯一知道高城沙耶奇怪之處的平野耕太臉上露出一絲淫笑,伸手將口袋里按摩棒的遙控器一下子開到了最大。

    只見坐在他前面的高城沙耶整個人猛地一僵,手里的書都掉在了地上,看著滿臉通紅的高城沙耶向周圍關心詢問的同學解釋自己沒有事,平野耕太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看起來接下來的上課時間不會無聊了。

    放學鈴聲終于響了起來,小室孝原本正想去和上課時臉色不好的高城沙耶說幾句時,平野耕太卻突然拉住他說道:「高城一定有自己的心事啦,我們也趕快回去一起看那個吧?!?br>
    「那個是什么,孝?」這時小室孝的青梅竹馬宮本麗的聲音突然在兩人身后響起,小室孝連忙轉過身,正好看見宮本麗正好奇的看著他和平野耕太。

    「那個……啊,就是那個對吧,平野,你和我說過的那個經典武器記錄?!剐∈倚⒖粗鴮m本麗的臉好半天后,終于勉強編出一個理由,還給一旁的同黨平野耕太一個眼色。

    「沒有錯,是我專門收集的經典武器大合集哦,超精彩的!」平野耕太一臉正是如此的表情點頭應是。

    「什么嘛,男生怎么都喜歡這種東西,永談起這方面也是興趣十足的樣子。

    我去看看沙耶怎么了,你們就去看你們男生喜歡的武器吧?!箤m本麗一臉無聊的說道,轉身朝高城沙耶那邊走去。

    「呼,真是危險,我們快點走吧,平野?!姑銖娞舆^追問的小室孝也不敢在這里多待一會,一邊朝外面跑去一邊沖平野耕太說道。

    「啊,等一下啊小室?!蛊揭案奔泵γΦ母谛∈倚⒑竺娉淌彝饷孀呷?,誰也沒有看見他離開教室前向宮本麗和高城沙耶那邊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而唯一注意到平野耕太眼神的宮本麗和高城沙耶臉上頓時露出奇怪的表情。

    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小室孝和平野耕太兩人終于來到了小室孝的家門前,小室孝帶著平野耕太直接走了進去,同時大聲喊道:「媽媽,我回來嘍,還有平野今天也來哦。爸爸不在嗎?」

    「啊啦,平野君也來了嗎?那還真是歡迎啊?!孤牭叫∈倚⒌暮奥暫?,廚房中走出了一個非常成熟美艷,看起來比小室孝大不了多少的少婦,正是小室孝的媽媽小室葵。

    小室葵的身前系著一條圍裙,似乎正在準備晚飯,而那身普通的家居服在她身上卻顯得那么性感誘人,將那完美的身體曲線盡情顯露出來。

    只聽小室葵笑著說道:「你爸爸今天在公司加班不回來了,倒是你這孩子也真是的,有朋友到咱們家來也不提前通知一下,我去換下衣服馬上就出來。平野君還沒有吃飯吧,今天就走這里一起吃吧?!?br>
    「知道了,阿姨?!蛊揭案舐晳?,便和小室孝一起朝飯桌走去。

    看著前往樓上換衣服的小室葵的背影,平野耕太猥瑣的在小室孝耳邊說道:

    「小室,你媽媽真是一個大美人呢,如果打扮的再暴露性感一點,說不定我就喜歡上她了?!?br>
    「瞎說什么啊,趕快坐好準備吃飯吧。再說我媽媽可是非常保守的,才不會穿那種暴露淫蕩的衣服呢?!剐∈倚琢似揭案谎?,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平野耕太也聳了聳肩,也不再說什么,坐在另一邊的座位上,掏出自己的手機后,也不知道在玩什么,只是一臉淫笑的看著自己的手機。

    「久等了,我換好衣服了,那么,開始吃飯吧?!惯^了幾分鐘后小室葵一邊向小室孝和平野耕太道歉,一邊從樓上走了下來,然后就直接走到平野耕太旁邊的座位上坐了下來。

    而抬起頭看向小室葵的平野耕太看清小室葵身上的打扮后,頓時眼前一亮。

    只見小室葵穿著一件無比性感暴露的薄紗睡衣,里面顯然沒有穿內衣,半透明的衣料根本無法起到遮掩的作用,飽滿雙乳上嫣紅的兩點和平坦小腹上小巧的肚臍都清晰可見。更讓平野耕太欲火直冒的是,小室葵修長光滑的雙腿隨意的交疊在一起,雙腿間那神秘的黑色若隱若現的呈現在他眼前。

    「阿姨的衣服真漂亮呢!每次接待客人的時候都會穿成這樣子嗎?」平野耕太一臉淫笑的對小室葵說道,右手更是伸到小室葵的大腿上來回不停的撫摸著那光滑柔嫩的肌膚。

    「這件衣服可是專門為平野君準備的,你覺得好看真的是太好了,阿姨我很高興呢!那么,趕快嘗一下菜的味道怎么樣吧,平野君,來請張嘴?!箤τ谄揭案谧约捍笸壬纤烈鈸崦?,小室葵毫不在意的笑著說道,然后更是拿起筷子夾菜,親自送進平野耕太嘴里。

    「穿著爸爸也沒有見過的情趣睡衣,還親手給平野喂飯,媽媽,這樣看起來你簡直就像是平野的新婚妻子嘛。我知道媽媽你很喜歡平野,但也稍微注意一下影響吧,至少不要在自己的兒子面前做這種事吧?!箘倓傔€說自己媽媽性格保守的小室孝看到小室葵現在性感暴露的打扮后,卻只像看到小孩子惡作劇一樣,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你在說什么啊,小室,阿姨可是你的媽媽??!不過是和自己的同學在自己面前偷情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這樣說實在是太失禮了,葵阿姨欲求不滿的淫穴可是會哭泣的哦?!惯€不等小室葵說話,平野耕太就已經義憤填膺的大聲喊道,說話間平野的右手更是一下子探進小室葵的雙腿之間,手指輕車熟路的頂進小室葵的蜜穴之中。

    「啊……」蜜處陡然被襲的小室葵發出一聲嬌媚的喘息,然后一臉緋紅的看著小室孝說道:「平野君說的沒錯,媽媽我就是一個和別的男人通奸,最喜歡肉棒的淫亂人妻,只有平野君的肉棒才能滿足媽媽欲求不滿的淫穴,對媽媽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主人哦!快點向平野君道歉,孝?!姑鎸ψ约旱膵寢対M面春色,用隨時都會高潮的興奮語調訓斥著自己的詭異畫面,小室孝卻好像完全理解并且接受一般,隨意的聳了聳肩,說道:「是是,我錯了。平野,麻煩你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肏干我媽媽淫亂的小穴吧,最好把她肏的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成為只會喊肉棒的母狗?!埂高@是當然的吧,葵的肉棒可是我的所有物呢!我會好好調教她的!」平野耕太一臉淫笑的用空著的另一只手將小室葵抱到懷中,整張臉埋在胸口上高聳的雙乳間,隔著薄紗就開始吸允起那嫣紅的乳尖。

    「唔……嗯……唔……」上下兩處要害同時被侵犯的小室葵發出一陣無意義的呻吟聲,短短幾分鐘后嬌軀就是一震,一陣淅淅瀝瀝的聲音從她的身下傳來,緋紅的臉上更是露出滿足的神情。

    「來嘗嘗自己淫水的味道吧,母狗人妻葵?!蛊揭案珜㈩^從小室葵的胸前挪開,剛剛從蜜穴中抽出還濕淋淋的右手被他塞進了小室葵的嘴中,手指來回撥弄著嘴里那濕滑的香舌。

    小室葵則一臉迷醉的舔舐著平野耕太手上的淫水,不一會就將淫水全部舔干凈。

    即使如此,小室葵還是一臉不舍的用舌頭不住舔弄著平野耕太的手指。

    「真是淫亂的母狗呢,不過主人我就喜歡你這樣,就讓主人我獎勵給你最喜歡的大肉棒吧!」平野耕太淫笑著解開褲帶,露出里面怒挺的肉棒,然后猛地將小室葵按到腿上,肉棒更是直接頂進小室葵的嘴中。

    小室葵完全沒有反抗的動作,反而積極的吞吐著平野耕太的肉棒,肉棒每一次進出都會發出淫靡的「咕唧」聲。

    一旁的小室孝看著直接媽媽為朋友口交的淫亂場景,雖然并沒有覺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小腹之中卻漸漸燃起了一股欲火,胯下的肉棒早已變得堅硬無比,在褲子上面撐起一個高高的帳篷。

    小室孝咽了口水,有些喉嚨發干的對平野耕太說道:「那個……平野,我媽媽淫亂的肉體就交給你了,像她這樣淫亂的女人就是要這樣狠狠地肏,讓她除了肉棒外什么也不想。我就先回房間看那個錄像了,你要是肏夠了我媽媽的淫穴就上來找我吧?!?br>
    「我……放心吧,像小室你媽媽這樣淫亂的蕩婦,不管滿足多少我都沒有問題,把你媽媽肏暈過去后,我就上去找你?!蛊揭案牭叫∈倚⒌脑捔⒖桃χ退f道。

    只見平野耕太揚起右手,重重的拍在小室葵雪白的圓臀上,頓時留下一個鮮紅的手印,淫笑著大聲說道:「聽到了嗎吧,母狗人妻,你兒子要我把你肏得只知道肉棒,你可要加油哦!」

    嘴里被肉棒塞滿的小室葵發出了一陣嗚嗚聲,含弄肉棒的速度也更加快速起來。

    小室孝再看了一眼自己母親的癡態,就拿著一個光盤快步朝樓上自己的房間跑去。

    看著小室孝力氣的背影,平野耕太臉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他猛地拉住小室葵的頭發,強行挺著她賣力的口交,淫笑著說道:「接下來就讓主人肏翻你的淫穴的,淫亂人妻葵?!?br>
    因為頭發被拉扯而露出痛苦表情的小室葵,聽到平野耕太的話后立刻露出淫亂的笑臉,整個人頓時趴跪在地上,將豐滿圓挺的翹臀高高翹起,那濕淋淋的蜜處和臀瓣上鮮紅的掌印分外顯眼。

    平野耕太走到小室葵的身后,將碩大的肉棒對準那濕潤的蜜穴,肥胖的腰身猛地一挺,整根肉棒頓時一下子町姬蜜穴之中,前端的龜頭更是狠狠地撞在花心上,即使如此仍有部分肉棒暴露在外面。

    小室葵剛剛被平野耕太抓住的頭發,也被她身后的平野耕太當做了騎馬用的韁繩,不斷拉扯帶動著小室葵的嬌軀,以便自己更好的抽插。

    「啊……好深……哦……花心……要被……頂穿了……啊……更多……更多一些……」小室葵淫亂的放聲浪叫著,看起來就好像真的是發情的母馬一樣,成熟豐滿的嬌軀在平野耕太的抽插下瘋狂扭動著。

    平野耕太也滿足小室葵的要求一樣,每次抽插都將肉棒完全頂進去,蜜穴深處的花心在強烈的沖擊下漸漸松開。終于在又一次猛烈的沖刺下,花心被龜頭完全頂開,將肉棒吞進子宮當中,隨即平野耕太猛地放開精關射了出來。

    「唔……啊……啊……不行……去了……」小室葵好像垂死的天鵝一般伸長自己那修長白皙的脖頸,發出一聲愉悅的悲鳴后,小室葵便失去意識昏了過去,整個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蜜穴中不斷噴涌的淫液卻被平野耕太的肉棒完全堵住無法流出,和大量的精液一起留在小室葵的子宮當中,使得小室葵平坦的小腹都微微漲了起來,看上去好像懷孕三四個月的樣子。

    平野耕太緩緩的將肉棒從小室葵的蜜穴中拔出,隨著一聲好像開啤酒瓶蓋的聲響,大量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從合不攏的蜜穴中不斷涌出,平野耕太則挺著自己絲毫不見疲軟的肉棒走到小室葵面前,淫笑著說道:「那么,就讓主人我給母狗你來個精液浴吧?!?br>
    說完,大量濃稠的精液再次從馬眼中噴射而出,完全不像是正常人該有的數量的精液將小室葵的整個身軀都包裹在其中,黑色的長發全部變成了白色,看起來就好像剛從精液池中撈出來一樣。

    平野耕太這才滿足的穿好褲子,淫笑著對昏過去的小室葵說道:「醒過來之后記得將這里收拾干凈哦,這么一點點精液的話,一定難不倒葵你吧?那么我就去找小室了,下次就讓我嘗嘗葵大肚子時候的味道吧?!拐f完平野耕太也不再理地板上小室葵,轉身就朝樓上走去。

    不一會平野耕太便來到了小室孝房間前,輕輕的敲了幾下房門后,小室孝很快就打開了房門,只是看到他身上只穿著一天短褲以及從房間中傳出的那股熟悉的腥臭味,就知道小室孝剛剛在房間里干什么。

    平野耕太一臉淫笑的對小室孝說道:「怎么樣,小室,那部片子很刺激吧?

    里面的女主角和沙耶醬是不是很像???看起來感覺就像是沙耶醬被人調教一樣,嘿嘿?!?br>
    小室孝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然后問道:「我媽媽怎么樣了?她被你肏昏過去了?」

    「何止是被我肏昏過去了,我還在你媽媽的子宮里射了好多精液,這回一定可以讓她懷孕了。不過你媽媽小穴的滋味真的非常棒呢,有機會小室你也應該好好品嘗一下。我記得我有讓你的母狗媽媽每天早上為你口交,你有沒有順勢肏她的小穴呢?」平野耕太一臉猥瑣的沖小室孝說道。

    「沒……沒有的事,她畢竟是我媽媽,讓我和她性交實在是有點……」小室孝連忙搖了搖手,慌張的辯解道。

    「所以我才說小室你不行啦,就是因為這樣明明都已經和麗開始交往了,但是到現在都還是處男一個。我真替麗那淫亂的小穴和肛門可惜,居然不能享受光明正大的性交,只能偷偷給男朋友戴綠帽子來滿足自己?!蛊揭案掼F不成鋼的看著小室孝說道。

    小室孝愈發尷尬的摸了摸腦袋,但是他立刻察覺到平野耕太話中不對勁的地方,連忙對平野耕太問道:「那個……平野,你剛剛說給男朋友戴綠帽子,難道是麗她……」

    「你是說麗給你戴綠帽子?那怎么可能,麗有多喜歡你大家可是都知道的,我都有些嫉妒你們兩個呢。我知道小室是關心麗,但是這種話可不要再說了啊,要是被麗聽到了會讓她傷心的?!拐l知平野耕太卻一臉嚴肅的對小室孝說道,好像剛剛先說宮本麗給小室孝戴綠帽的不是自己。

    「對不起,平野。你說得對,是我多心了,我不該懷疑麗的?!剐∈倚㈩D時一臉羞愧的向平野耕太道歉道。

    「嘛嘛,不用介意啦,小室你也是關心則亂嘛,畢竟麗這么漂亮的大美人,肯定會有很多男生喜歡。我也很喜歡麗的小穴和肛門呢,明明都被那么多人肏過了,但還是和我破處的時候一樣緊致耐操,一點也沒有因為那么激烈的性交變得松弛?!蛊揭案荒樜⑿Φ狞c頭說道,但是話語的內容卻猛地轉變過來。

    「這樣啊,麗的小穴和肛門原來這么厲害啊?!剐∈倚⑦@次卻好像沒有發現不對勁一般,笑著說道。

    「沒錯呢,不光我這么認為,每個肏干過麗的男人都是這么說呢,說麗的小穴緊的就和處女一樣,總是被夾的直接射在麗小穴里面。小室你一定不知道吧,麗那嬌嫩敏感的小穴美妙觸感,說起來我捅破她的處女膜的時候還哭著喊小室你的名字,但是我只輕輕抽插了幾下,就立刻變成只會喊肉棒的淫娃了,最后明明都被我肏的昏過去了,但是雙腿還是夾住我的腰,不讓我把肉棒拔出去,真是淫亂的母狗啊?!蛊揭案荒樃袊@的說道。

    「麗是這么淫亂的母狗,真的是辛苦平野你了,明明我是麗的男朋友卻根本沒有發現這一點?!剐∈倚没诘恼f道,但是他懊悔的地方卻是詭異的方面。

    「倒不是那么辛苦的事情,畢竟和麗這樣的美人做愛,只要是男人都會非常樂意吧,班里的男生就都很好心的幫忙肏過麗哦。尤其是永那家伙,麗都被他肏失禁了還不肯停下來,最后搞得地上全是尿水和淫水,不過麗也很享受就是了。

    真想讓你看看當時麗那快樂的表情啊,完全就是一條只知道交配的母狗啊。啊,對了……」平野耕太無比回味的對小室孝說道,最后好像想到什么一樣,身上探進懷里。

    只見平野耕太從懷里掏出幾張光盤,一臉淫笑的對小室孝說道:「我差點忘記了,我這里還保存著麗被肏干的錄像,這里面有麗的處女喪失、野外調教、教室LJ等全部的記錄,最厲害的是這個,《淫亂母狗極限挑戰——百犬LJ結婚儀式》?!?br>
    「淫亂母狗極限挑戰——百犬LJ?」小室孝下意識的念道那個夸張名字。

    「對,就是要讓沙耶醬和麗扮演母狗新娘,然后和發情的一百條公狗進行性交,成為公狗們的妻子。場面超激烈哦,足足持續不斷的進行了三天三夜的瘋狂性交,她們兩個才讓一百只公狗發泄完?!?br>
    「其中沙耶醬中間就被肏昏過去了,還是我給她擺好姿勢繼續,才讓沙耶醬成功完成結婚儀式的。真是的,沙耶醬的身體太弱了,就這種程度就撐不住了。

    麗就不一樣了,從頭到尾都意識清醒,不愧是警察的女兒,從小鍛煉的肉體果然很堅韌呢!」平野耕太口沫橫飛的向小室孝解釋道,一副興高采烈的樣子。

    「是嗎,麗真的很厲害呢?!剐∈倚躲兜慕舆^平野耕太遞過來的光盤,嘴里下意識的回答道。

    「嗯,當然的嘍,麗可是最棒的母狗淫奴呢!所以小室你就放心吧,我會幫你好好肏麗的小穴,不讓她給你戴綠帽子的,當然,全班的男生也會幫忙的。嗯說不定到時候全校,甚至全床主市的男人都會幫忙,小室你可不要吃驚哦?!蛊揭案桓苯唤o我的樣子,拍了拍小室孝的肩膀說道。

    「多謝你了,平野,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麗就拜托你了?!剐∈倚⒙犕昶揭案脑捯荒樃屑さ恼f道。

    「不用道謝啦,我們是朋友吧,這點事情是我應該做的。那我就告辭了,明天學校再見吧?!蛊揭案首骱罋獾恼f道,然后就在小室孝的千恩萬謝中,離開了散發著濃濃精臭味的小室家。

    漆黑的深夜中,做為床主市第一豪門的高城家依舊是燈火通明,而在府邸的大門前,一個肥胖猥瑣的年輕人正在和門衛交談著,只見他笑著說道:「我叫平野耕太,是沙耶小姐的同學,今天接受她的邀請前來拜訪?!归T衛檢查了一下記錄表后,便對平野耕太點點頭說道:「是平野先生對吧,請進,大小姐已經在里面等你了?!?br>
    平野耕太沖門衛笑了笑便朝門里面走去,不一會他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朝自己招手的高城沙耶和宮本麗兩女。平野耕太立刻加快腳步走得兩人面前,也不怕被人看到,直接將兩女抱在懷中,淫笑著說道:「不愧是主人我最忠誠的性奴,只憑一個眼神就知道主人我的意思了呢?!?br>
    高城沙耶害羞的將臉埋進平野耕太的懷里,小聲的說道:「主人,這里會被人看到的,至少到偏僻一點的地方再……」

    另一邊的宮本麗卻極為大膽的先與平野耕太舌吻起來,好半天兩人才分開,宮本麗面色通紅氣喘吁吁的說道:「你這色鬼主人明知道人家是孝的女朋友,還奪走人家的處女,把人家變成你的性奴,虧孝還把你當做他最好的朋友?!蛊揭案荒樕悦缘目粗鴮m本麗說道:「我已經告訴小室,麗現在是我的性奴了,小室可是非常高興呢。怎么樣,想不想和你真正的男朋友性交一次呢?

    小室一定會非常高興吧?!?br>
    「我才不要呢,孝那家伙的雞巴那么小,我的狗老公們每一個的雞巴都比孝那家伙大多了,雖然我和他是青梅竹馬,而且說好將來要做他的新娘,是主人的性奴,是狗老公們的妻子,至于孝就讓他一直戴綠帽子好了?!箤m本麗不屑的說道,最后說到狗老公時,香舌不由舔了下紅唇,看起來異常淫靡。

    「麗你還真是淫亂呢,居然為了狗雞巴就不和男朋友做愛了,小室知道的話一定會非常的傷心……嘶!」正調笑宮本麗淫亂本性的平野耕太猛地倒吸了口涼氣,原來是高城沙耶突然伸手抓住了平野耕太褲子里的肉棒。

    只見高城沙耶滿臉通紅,雖然依舊害羞無比,但卻沒有了剛剛躲躲閃閃的感覺,她一邊用手套弄著平野耕太的肉棒,一邊氣勢十足的說道:「要說狗老公的話,我也是它們的妻子??!雖然中途被狗老公們肏暈過去了,但是在主人的幫助下我也完成了結婚儀式呢,而且現在我每天晚上都會讓狗老公們輪流肏我,不到天亮絕不結束。要是再來一次的話,我絕不會被肏昏了?!埂负?,要不是主人讓狗老公們住在沙耶你家里,我每天晚上也會和狗老公們交配的?!箤m本麗不服氣的說道。

    看到高城沙耶還要反駁,平野耕太連忙插嘴道:「好了好了,主人我已經知道麗和沙耶是出色的母狗妻子,快點走吧,今天不是帶主人我認識沙耶媽媽高城百合子的嗎?要是去的太晚了可是很失禮呢?!孤牭狡揭案拇叽俸?,高城沙耶才不再說什么,和宮本麗兩人一起走在前面給平野耕太帶路。

    平野耕太笑瞇瞇的跟在高城沙耶和宮本麗后面,但是雙手卻悄悄的探進兩女的短裙下面,不出他所料的兩手分別摸到一片濕淋淋的溫潤之處。走到前面的兩女嬌媚的瞥了平野耕太一眼,就這樣任憑朋友玩弄的繼續前進著。

    等到了高城百合子所在的會客室后,高城沙耶和宮本麗以及雙眼迷離,嬌喘不斷,淫水順著兩女的雙腿不住滑下,在地板上留下一道道濕痕。

    不等一路上連連高潮的宮本麗和高城沙耶整理好衣物,平野耕太已經直接推開房門走了進去,一位散發著成熟美艷氣息,身材性感迷人,看起來與高城沙耶有八九分相似的極品少婦映入他的眼簾。

    坐在沙發上的那位少婦先是一愣,看清平野耕太的面貌后才笑著說道:「你就是平野君吧,小女沙耶曾經向我介紹過你,初次見面,我叫高城百合子,是沙耶的媽媽,請多指教?!?br>
    平野耕太一臉猥瑣的微笑,朝高城百合子鞠躬道:「初次見面,高城夫人。

    我就是平野耕太,請多指教?!拐f完就朝高城百合子對面的沙發上坐去,后面的高城沙耶和宮本麗兩女也跟著坐在平野身旁兩側。

    看到高城沙耶和宮本麗臉色通紅,衣衫不整的樣子,高城百合子不由奇怪的問道:「沙耶,麗,你們兩個這是怎么了?」

    「沒有什么啦,倒是媽媽,你是不是忘記了什么?」高城沙耶嬌羞的大聲喊道,沒有回答高城百合子的問題,而是反問著說道。

    「不用擔心啦,女兒的請求,做為媽媽怎么會會忘記呢?」高城百合子笑著對高城沙耶說道,只見她緩緩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平野耕太面前后,微笑著說道:「平野君,這是我女兒的請求,還請你收下?!拐f著,高城百合子居然將手伸到裙下,直接將正穿著的丁字褲脫了下來遞給平野耕太,丁字褲脫下的瞬間,那誘人的黑色叢林若隱若現的映入平野耕太的眼中。

    平野耕太接過高城百合子遞過來的還帶有少婦體溫的丁字褲,猥瑣的淫笑說道:「百合子阿姨太客氣了,居然送這么貴重的東西給我,我也不能沒有回禮,那么就讓百合子阿姨嘗嘗我的精液吧?!?br>
    平野耕太剛剛說完,旁邊的宮本麗和高城沙耶立刻主動將平野耕太的褲子脫下,胯下已經挺立火熱的肉棒直接呈現在高城百合子面前。

    「平野君的肉棒真是精神呢,那么就多謝款待了?!垢叱前俸献芋@喜的握住平野耕太的肉棒,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現在的動作有多么淫靡,鮮艷的紅唇就已經將龜頭整個吞下,開始吞吐起來。

    「哦,百合子阿姨的舌頭好厲害??!不愧是結婚這么多年的熟女啊,技巧就是不一般??!不知道小穴的味道又怎么樣呢?」平野耕太雙手放在高城百合子的頭上,爽得不住大呼小叫著,肉棒也愈發脹大起來。

    宮本麗和高城沙耶分別靠在平野耕太的兩邊,豐滿的雙乳緊貼著平野耕太的雙臂,宮本麗嬌艷的俏臉湊到平野耕太耳邊,妖媚的說道:「主人真是壞啊,就那么喜歡母女同床嗎?我的媽媽都被你弄懷孕了,居然還想讓葵阿姨和百合子阿姨也一起懷孕啊?!?br>
    平野耕太淫笑著親了宮本麗一下,說道:「不對哦,小室的媽媽今天也剛剛被我弄懷孕了哦,百合子和葵還有貴理子不是朋友嗎?那么我也不能厚此薄彼,當然也要讓她一起懷孕才行啊?!?br>
    高城沙耶在一旁聽到后不滿的嬌哼道:「主人好狡猾,將我們的媽媽都弄懷孕,但是卻沒有讓我和麗懷上狗老公的孩子。不行,我也要懷上狗老公的孩子,不然就不算是真正的母狗妻子?!?br>
    「就是就是,主人的話一定可以讓我和沙耶懷上狗老公的孩子吧?!箤m本麗也連忙說道。

    「哈哈,聽到了嗎,百合子?你的女兒想懷上公狗的孩子呢,真是淫亂的女兒呢!女兒這樣淫亂一定是你這個母親沒有好好教導,就讓我代替你丈夫高城壯一郎好好懲罰一下百合子你吧!」

    平野耕太淫笑著將肉棒從高城百合子嘴里抽出,用濕漉漉的肉棒輕輕敲著百合子的臉頰。

    「是,麻煩平野主人懲罰百合子這個將女兒教導的這么淫亂的媽媽吧?!垢叱前俸献幽樕t的說道,雙眼迷離的看著近在咫尺的肉棒。

    「那么就讓我們去沙耶的房間吧,她的狗老公應該就在那里等著才對,對吧沙耶?」平野耕太沖高城沙耶淫笑著說道。高城沙耶滿臉通紅的點了點頭,便走在前面給平野耕太帶起路。

    平野耕太卻走到依舊趴跪著高城百合子的身后,胯下的肉棒猛地一頂,插進高城百合子的蜜穴之中,好像遛狗一樣硬頂著高城百合子向前走去,猥瑣的大聲說道:「我們走吧,百合子!」

    「啊……唔……啊……」高城百合子呻吟著如同母狗一般朝前爬去,而一旁的宮本麗早已渾身發軟的靠在平野耕太身上,一起朝高城沙耶的房間走去。

    ************小室孝一個人站在路口,看了看手表后,看著空無一人的路口自言自語道:

    「還沒有起來嗎,麗?都已經這個時候了,再不快點的話就要遲到了啊,要不要給麗打個電話呢?」

    「孝,讓你久等了?!咕驮谶@時宮本麗的聲音從小室孝的身后傳來,小室孝連忙轉過身,只見宮本麗一邊揮手一邊朝他跑來。

    「好慢啊麗,你在干什么???馬上就要上課了啊?!剐∈倚⒖粗苓^來的宮本麗后松了口氣,無奈的沖她喊道。

    「好了好了,不是還沒有遲到嗎?現在走快一點一定能趕上的,那么走吧,孝?!箤m本麗無所謂的笑著說道,然后突然抱住小室孝的右手,豐滿的嬌軀緊緊的貼在小室孝身上。

    「你干……干什么啊,麗?」小室孝被宮本麗的動作嚇了一大跳,整個身體都僵硬了,任憑宮本麗拉著自己前進,而他敏銳的感覺到宮本麗飽滿乳尖上那小小的凸起,這才發現宮本麗似乎沒有戴胸罩。

    「還能干什么???我們不是戀人嗎?這種程度的話是應該的吧。難道說孝你害羞了?」宮本麗理直氣壯的說道,最后反應過來促狹的對小室孝說著,眼角滿是笑意的看著小室孝。

    「我怎么會害羞啊,像麗你說的,我們兩個是戀人,一起牽手上學根本沒有什么?!剐∈倚⒋舐暤恼f道,但是他的視線卻不自覺的飄向宮本麗的領口,試圖看到更多雪白,不過,映入他眼中的卻是一團醒目的紅色,小室孝不由奇怪的問道:「麗,你脖子上戴的是什么???」

    「啊,這個嗎?是耕太送我的哦,是我懷上狗寶寶的證明呢,這樣我也就是真正的母狗妻子了呢。對了,沙耶也有一個哦?!怪灰妼m本麗的脖子上戴著一個紅色的項圈,宮本麗用手拉著項圈自豪的對小室孝說道。

    「狗寶寶……母狗人妻……嗎?很厲害,麗?!剐∈倚⒂行o精打采的附和道,腦海中閃過一些似曾相識的記憶,被一群公狗包圍的宮本麗和高城沙耶,不斷在公狗胯下呻吟的兩女……

    「不用擔心,孝。雖然我已經是母狗妻子,但將來我一定還是孝的新娘,因為這樣的話才能給孝你戴上無數的綠帽子,不是嗎?所以什么也不用多想,孝,我一直都會是你的女朋友的?!箤m本麗看到小室孝迷茫的表情后,一臉溫柔的笑道。

    「啊,沒有錯……麗會做我的新娘……給我戴上無數的綠帽……所以我什么也不用想……」小室孝雙眼無神的喃喃自語道,而宮本麗笑得愈發溫柔起來,就這樣拉著小室孝繼續朝學校走去。

    當小室孝的眼神恢復正常時,他才發現自己還沒有到達學校,宮本麗依舊抱著他的右手,不過面前卻多了一群與自己同班的男生擋在自己和宮本麗面前,領頭的正是他從小玩到大的死黨井豪永。

    井豪永也不和小室孝說話,徑直揮手笑著對宮本麗說道:「早上好,麗。一起去學校如何?」

    宮本麗頓時松開小室孝的右手,歉意的對小室孝說道:「抱歉,孝,你一個人先去學校吧,我和永他們約好了一起走的。那么教室再見?!拐f完宮本麗親了小室孝臉頰一口,便走到井豪永那群人之中。

    只見宮本麗剛剛走到井豪永身旁,就被井豪永伸手摟到懷中,對準宮本麗的紅唇就吻了上去,空著的右手也順勢伸進宮本麗領口當中,大力揉捏起來,而旁邊其他男生也將手伸到宮本麗身上肆意撫摸著,同時淫笑著說著各種污言穢語。

    「麗你今天又沒有穿內衣啊,看,果然連內褲都沒有穿?!挂粋€男生拉起宮本麗的裙子大聲說道,小室孝從后面依稀看到一絲淫靡的水光。

    「麗的屁股好像變大了呢,都是因為我們不斷揉捏的關系吧,嘿嘿?!沽硪粋€將手放在宮本麗赤裸光滑的圓臀上揉捏的男生,淫笑著說道。

    「你是笨蛋嗎?能被揉大的只有乳房啊乳房,你看,麗的乳房比起以前是不是大了一圈?」把玩著宮本麗另一只空閑玉乳的男生反駁道,同時用手比劃著宮本麗乳房以前的大小。

    「哇,有奶水從乳頭冒出來了,難道說麗懷孕了?是誰的孩子?大家每次都是中出,很難判斷出是誰的孩子啊?!挂粋€男生看到宮本麗乳尖溢出的奶水立刻大聲喊道。

    「哈哈,這個你就不知道了吧。麗的確是懷孕了,但是可不是人類的孩子,是公狗的孩子呢。你看這里,『母狗妻子麗,狗寶寶懷孕中』?!挂粋€男生指著宮本麗脖子上的項圈淫笑道。

    「真是淫亂的母狗啊,居然真的懷上了公狗的孩子,明明我們也在子宮里射了那么多??蓯?,等會一定要在子宮里多射幾次,下次一定要懷上我的孩子?!挂粋€染著黃色頭發的男生不滿的說道,右手的手指直接頂進宮本麗胯下的蜜穴之中。

    「你們幾個注意一下,孝可還在一邊看著呢??傊茸甙?,到學校后,你們想怎么玩都可以?!挂恢迸c宮本麗舌吻的井豪永終于放開宮本麗的紅唇,看著旁邊興高采烈的男生們說道。

    「是,是。真是的,那個沒種男有什么好怕的,都在旁邊看著自己女朋友被我們玩了這么久,都沒有一點反應。對了,這次可以試試同時將兩根肉棒插進小穴里了吧?一定會非常爽吧?!裹S毛隨意的應付幾句,就十分感興趣的說道。

    而其他人一邊繼續撫摸著宮本麗的身軀,一邊終于開始移動起來,只是從宮本麗的雙腿間,一股股液體不住順著大腿滑落到地面。

    而眾人旁邊的小室孝,下意識的摸著被宮本麗親的地方,眼睜睜的看著宮本麗在自己這個男朋友面前,被井豪永他們肆意玩弄蹂躪著直到走到自己看不見的地方,只在原地留下一灘淫水和乳汁。

    呆立了半天后,小室孝好像什么事也沒有發生一般,表情輕松的朝著學校走去。

    教室中,小室孝正獨自一個人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著什么的發著呆,這時平野耕太突然碰了碰小室孝的胳膊,問道:「怎么了,小室?今天又是一個人來學校呢,麗醬和沙耶醬沒有陪你來呢,難道是吵架了嗎?」「才不是,只是麗和沙耶說和永約好去幫忙,所以她們兩個把我從家里叫起來后,就先離開了?!剐∈倚u著頭,淡然的說道。

    「這樣啊,那小室你知道麗醬和沙耶醬去井豪永那里做什么嗎?」平野耕太的聲音突然變小,神神秘秘的對小室孝說道。

    「不知道,麗和沙耶沒有告訴我她們去干什么了。怎么了平野,你的樣子看起來好奇怪哦,有什么想對我說的嗎?」小室孝看著平野耕太擠眉弄眼的猥瑣模樣,奇怪的問道。

    「嘿嘿,是啊,我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要告訴小室你,跟我來,現在的話應該還能看到吧?!蛊揭案嵉男α似饋?,也不管馬上就要開始上課,起身拿著自己的背包就朝教室外面走去。

    「啊,等一下,平野。老師馬上就要來了哦!真是的,什么還來得及看啊,要是被媽媽知道我又逃課的話,一定又會嘮叨很久的?!剐∈倚⒁贿厙@氣說道,一邊無奈的跟上平野耕太的腳步。

    平野耕太帶著小室孝來到教學樓后面一處僻靜角落,仔細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其他人后,平野耕太突然從他的背包里拿出一個平板電腦,一邊啟動顯示屏,一邊淫笑著對小室孝說道:「這可是非常棒的東西哦,小室你一定會喜歡的?!剐∈倚⒄婀值南胝f些什么,卻被電腦上的畫面一下子吸引走了注意力。

    只見,宮本麗和高城沙耶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顯示屏上面,而她們兩個正渾身赤裸的跨坐在兩個男人的身上,其中一個戴著眼鏡表情陰狠,而另一個正是井豪永。兩女誘人的蜜穴正不停吞吐著身下男人的肉棒,但是最讓小室孝吃驚的是,宮本麗和高城沙耶早上還平坦的小腹,此刻完全像懷孕一樣漲了起來。

    這時平板電腦上傳出了戴著眼鏡男人的聲音:「宮本同學,動作再快一點,不就是肚子變大了一點嗎,這可不是你偷懶的理由啊。你還想再留一次級嗎,你這淫亂下賤的婊子!」說著,宮本麗身下的那個男人狠狠地拍了幾下宮本麗的圓臀。

    「啊……對不起,紫藤老師……麗是淫亂的……婊子……麗會努力的……所以……唔……所托請不要讓麗留級了……啊啊啊……」宮本麗淫亂的大聲喊道,身體起伏的更加迅速,連電腦這邊都能聽得清晰的啪啪聲。

    「不過沒有想到麗和沙耶真的懷上了公狗的孩子呢,究竟是平野帶來的公狗太厲害了,還是她們兩個是真正的母狗呢?你覺得哪一個正確呢,沙耶?」正肏干著高城沙耶的井豪永一臉淫笑的湊到高城沙耶耳邊說道。

    「嗯……啊……唔呃……沙耶是母狗……沙耶是最下賤的母狗……哦……所以……所以給母狗沙耶更多的精液吧!」高城沙耶瘋狂的大聲喊著,粉紅的雙馬尾來回甩動著,迷離的雙瞳閃爍著情欲的火花。

    「哈哈,真是個好回答??!那么做為獎勵,就給沙耶你這個母狗最喜歡的精液好了!」井豪永大笑著按住高城沙耶的纖腰,兇猛的抽插起來。

    而一旁的紫藤浩一似乎也被勾起攀比之心,不再滿足于宮本麗的服侍,開始主動肏干起宮本麗的蜜穴起來,一時之間,電腦上只傳出兩女放蕩的淫聲浪語和肉體碰撞的啪啪聲。

    終于宮本麗和高城沙耶先后淫叫一聲,在身下兩個男人射精的同時,瞬間到達了高潮,淫水混合精液不斷從交合處滑落,突然兩女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神色,雙手捂著肚子不停悶哼著。

    「啊,麗同學和沙耶同學要生了,快點讓她們兩個躺倒床上去?!剐at鞠川靜香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屏幕上,但是還不等小室孝仔細觀察,平板電腦的顯示屏卻一下子黑了下來,再也沒有聲音和畫面顯示,小室孝只來得及看清鞠川靜香的俏臉和頭發上似乎沾滿了白濁色的液體。

    「怎么樣?很棒吧,這可是現場直播哦,小室你要是現在到保健室的話,說不定還能麗、沙耶她們兩個來上一發呢!」看著對電腦屏幕發呆的小室孝,平野耕太淫笑著說道,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

    「你在說什么啊,平野?」原本呆愣著的小室孝突然理直氣壯的大聲說道:

    「麗和沙耶是為了成為我的新娘才那么辛苦和其他人性交,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一時沖動而破壞了她們的好心呢?在麗和沙耶沒有主動同意前,我是不會和她們做愛的?!?br>
    被小室孝用如此荒謬的理由反駁的平野耕太,卻是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他淫笑著點頭說道:「小室你說的對,里和沙耶為了你,不光去做性奴成為學校里有名的肉便器,還特意和公狗交配,墮落為淫亂的母狗。這一切的努力,小室你能理解真是太好了?!?br>
    「嗯,里和沙耶真是辛苦了,平野你看,麗和沙耶沾滿精液的俏臉是多么迷人,母狗的項圈戴在她們的脖子上是那么的合適,更不用說其他男人肉棒肏干下的淫亂癡態,我發現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喜歡她們兩個!」小室孝激動的訴說著自己對宮本麗和高城沙耶兩女的愛意,但是話語卻顯得異常怪異淫亂。

    「對對,麗和沙耶都是為了小室你才變得這樣的淫亂下賤,所以小室你會更加愛著她們兩個,尤其是她們被其他男人LJ調教的行為,小室你會發自真心的尊重和理解,甚至會主動幫忙,讓麗和沙耶可以更加努力的成為完美的精液肉便器!」平野耕太看著小室孝的雙眼,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麗和沙耶都是為了我才變得這樣淫亂下賤,所以我會更加愛著她們兩個,尤其是她們被其他男人LJ調教的行為,我會發自真心的尊重和理解,甚至會主動幫忙,讓麗和沙耶可以更加努力的成為完美的精液肉便器?!節M臉激動的小室孝卻以一種機械的語調重復著平野耕太的話,看起來顯得無比矛盾。

    「嘿嘿,小室你能這么通情達理真是再好不過了,我也要趕快去保健室狠狠操翻麗和沙耶這兩個騷貨。媽的,叫的那么浪,把狼爪的火都勾出來了,等一會一定要把她們兩個肏得連話都說不出來?!蛊揭案χ鴮㈦娔X收了起來,語氣粗俗的說道。

    「沒有錯,麗和沙耶還需要男人的肉棒好好教育一下,即使讓她們懷孕了也沒有關系,孕婦如何做愛也是非常重要的技術呢!對了,SJ的話也更多也一些也很不錯呢……」小室孝贊同的連聲說道,主動提出各種更加淫亂更加建議。

    「放心吧小室,我會按住你說的那樣,百倍的調教麗和沙耶的,你就等著娶兩個完美的淫奴新娘吧!到時候完美大家一定會好好祝福你們的?!蛊揭案χf道,尤其是祝福兩個字還特意被加重了語氣。

    「那……那就拜托了,平野。再見?!剐∈倚⒉缓靡馑嫉狞c了點頭,向離去的平野耕太道別著。

    獨自留下來的小室孝一時之間卻不知道最近該去哪里,教室那邊反正已經翹課了,也不急著趕回去。

    無聊之下,小室孝便在校園中四處閑逛起來。不知不覺,小室孝就來到了位于劍道部附近的樹林中,原本準備馬上離開的小室孝,卻被突然映入眼中的一幕牢牢吸引。

    只見一位雍容典雅,充滿大和撫子氣質的絕色美女,正揮舞著手中的木刀,原本與柔弱的女性毫不搭配的武器,卻在她的手中變得無比和諧,紫色的長發,白色的劍道服,以及那浮凸玲瓏的美妙身段,都深深銘刻在小室孝心中。

    「什么人?」就在小室孝看得愣住了的時候,對方卻已經察覺到了旁人的視線,在小室孝還沒有反應過來時,對方已然來到了小室孝的面前。

    「啊,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偷看的……只是剛好路過這里,不小心看到了,結果看得太入神了……對不起!」小室孝有些慌張的解釋道,對方那美麗的面容讓他心動不已,嘴里不停的說著對不起。

    「你是小室君吧?我是三年級的毒島冴子,請多指教?!苟緧u冴子看著小室孝慌張的樣子,輕笑一聲,隨即禮貌的自我介紹道。

    「唉?毒島學姐認識我嗎?」小室孝愣了一下,才想起毒島冴子正是藤美學院劍道部的主將,而且還是在劍術比賽上獲得優勝的天才劍術少女,這樣厲害而美麗的學姐怎么會知道這個普通的學生?

    「當然了,小室君有兩個女朋友這件事,我想藤美學院里沒有一個人不知道吧?!苟緧u冴子微笑著說道,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一絲嘲笑或鄙夷的神色,有的只是善意的微笑。

    小室孝被毒島冴子的話弄得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么,半天才說道:「那……那么我告辭了,打擾毒島學姐練習真是不好意思?!埂傅纫幌?,小室君你看到我的劍術就想這么一走了之嗎?」毒島冴子卻攔住小室孝,一本正經的說道。

    「啊……這個……那個……」小室孝窘迫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時毒島冴子臉上卻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也不再為難小室孝,直接宣布道:「所以,小室君你要加入我家的道場,成為毒島流的弟子。明白了嗎,小室師弟?」「唉?師弟?等……等一下,毒島學姐,我不會劍道??!」腦子里才理解毒島冴子意思的小室孝頓時驚叫道。

    「安心吧,我會好好從頭教起的,還有……現在要叫我師姐。那么,開始了哦,小室師弟!」隨著毒島冴子的一聲大喝,原本還是回家部的小室孝,正式成為了劍道部的編外人員。

    「嘶,疼疼疼……冴子學姐真的是不知道手下留情啊,再怎么說,我也是初學者啊?!褂纸Y束了一天與毒島冴子的劍術訓練后,小室孝一邊摸著自己身上被打得紅腫的部位,一邊感嘆著毒島冴子那不留情面的攻擊,還是新手的自己在劍術高手毒島冴子毫不留情的攻擊下,就成了現在這副凄慘的模樣。

    就在小室孝輕聲抱怨著朝家里走去時,前方一個肥胖的身影牽著一條巨犬迎面走來,借助街旁的路燈,小室孝發現那個身影正是平野耕太,不由得好奇的問道:「平野,這是你家的狗嗎?好大啊?!?br>
    「沒有錯,這是我最近才養得,它可是非常厲害哦,附近的母狗全都被這家伙肏過了,是個精力旺盛的家伙呢!」平野耕太表情無比猥瑣的說道,語氣里滿是炫耀。

    平野耕太話音剛落,黑色巨犬猛然掙脫束縛,朝著遠處狂奔而去,瞬間就不見了蹤影?!赴“?,小室,快來幫忙,我一個人抓不住那家伙!」平野耕太慌張的大叫起來,小室孝也只得跟著平野耕太尋找那只黑色巨犬。

    不過連續找了許久,小室孝和平野耕太都沒有發現黑色巨犬的蹤跡,在來到一處公園的公共廁所前,平野耕太終于無奈的宣布放棄尋找。

    「對不起平野,沒有找到你的狗?!剐∈倚⒁贿呄词?,一邊平野耕太說道。

    「沒有的事情,小室你能幫忙一起找,我就感激不盡了,怎么會抱怨呢?」平野耕太擺了擺手說道,然后仿佛想起了什么接著問道:「對了,小室,聽說你最近在和三年級的毒島冴子學姐交往,是真的嗎?」「唉唉,平野你從哪里聽到的謠言???這怎么可能,我和冴子學姐才不是那種關系!」小室孝頓時高聲喊道。

    「是嗎?那小室你不喜歡冴子了?」平野耕太毫不在意的繼續問道,嘴角卻難以被人察覺的微微翹起。

    「也……也不能那么說啦,冴子學姐人那么漂亮,氣質又很迷人,而且劍術也非常厲害,尤其是性格更是沒有話說,簡直就是個完美的女性,說不喜歡是假的……我很憧憬冴子學姐呢?!剐∈倚⒉缓靡馑嫉拿嗣^,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蛊揭案c了點頭,眼睛卻若有若無的看了一眼男廁所里某個隔間。

    「嘛,平野你理解就好,說起來,平野你有沒有聽到哪里好像有滴水的聲音???」小室孝舒了口氣,然后疑惑的打量著某個隔間,那個方向恰恰就是平野耕太剛剛所看的地方。

    「反正是公共廁所,有漏水的地方是很平常的吧,快點走吧,都已經這么晚了?!?br>
    平野耕太面色不變的催促道,小室孝也沒有在意,兩人便一起離開了公園,隨后各自朝自己家里走去。

    十幾分鐘之后,平野耕太居然再次出現在了那個公園的男廁所中,來到剛剛小室孝和自己都注意到的隔間前,一把推開門,淫笑著說道:「好險啊,差一點就被小室孝發現了呢?!?br>
    只見小室孝和平野耕太剛剛一直沒有找到的黑色巨犬,此時正趴在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身上,巨大的狗雞巴深深的插進身下女人的蜜穴之中,腥臭的精液更是遍布女人雪白的肌膚。

    平野耕太走上前,伸手拉扯著女人被精液染成白色的長發,取下她嘴中的塞口球,淫笑道:「感覺怎么樣?在自己喜歡的男人旁邊被狗肏,是不是非常的爽啊,冴子?」

    昏暗的光線照在女人被迫揚起的臉上,赫然正是平野耕太與小室孝剛剛談論的毒島冴子,只見毒島冴子那原本美麗的面容上,沾滿了黃濁的尿水和白色的精液,迷人的眼眸中只剩下了濃濃的情欲,塞口球一被取出,就一直不停的說著:

    「精液……給我精液……」

    「看起來,那些流浪漢把留在這的春藥全用上了呢,真是麻煩啊?!蛊揭案珘男χf道,但他的臉上哪里看得出嫌麻煩,反而一臉得意的看著毒島冴子的淫亂癡態。

    「唔……啊……嗯……精液……啊……雞巴……」毒島冴子無意識的浪叫,身體卻依舊配合著身后巨犬的抽插,略微凸起的小腹突然又是一漲,毒島冴子近乎悲鳴的高呼一聲,身體無力的癱軟在滿是污漬的地板上,任由巨犬將精液射進自己的子宮之中。

    足足射了半個小時,黑色巨犬才結束了這次在美女中的射精,慢慢抽出那巨大的雞巴,而毒島冴子的肚子此刻鼓脹的如同懷胎十月的孕婦一樣,蜜穴里不時涌出濃稠的精液,修長的雙腿無意識的顫抖著。

    一直在一旁觀賞著這場人犬大戰的平野耕太,慢慢的走到癱軟著的毒島冴子面前,笑瞇瞇的說道:「喂,該起床了喲,冴子,睡在這里可是會著涼的哦。好了塊錢了吧,冴子?!?br>
    一邊說著,平野耕太一邊將一根造型怪異,閃爍著金屬光澤的短鞭放到毒島冴子的嬌軀上來回游走著,當鞭子的前端滑進冴子的兩腿之間蜜處時,平野耕太獰笑著按下了把手上的開關,耀眼的電花猛然閃現出來。

    「唔呃呃呃!」毒島冴子一瞬間好像離水的魚兒一樣繃緊身軀,睜開的雙眼不住翻白,嘴里發出無意義的呻吟,口水順著嘴角不斷滑下,被直接電擊的蜜處更是同時噴出淫液和尿水,被電擊強制高潮與失禁。

    「哦,冴子你很享受嘛,那就多來幾次好了?!蛊揭案靶χ苿邮种械碾姄舯?,不時電擊著毒島冴子乳頭和陰蒂這樣的敏感部位,讓毒島冴子強行到達了十幾次痛苦與快樂的巔峰。

    等到平野耕太玩膩停下來后,毒島冴子已經不知道在這短短的幾分鐘里高潮了多少次,但是大量高潮使得春藥和淫液一起排出,讓毒島冴子逐漸清醒過來,虛弱的睜開雙眼。

    「終于醒了嗎,冴子。哎呀,要是小室知道自己憧憬愛慕的冴子學姐竟然在公共廁所里和流浪漢亂交,最后更是和公狗交配的話,一定會非常傷心吧?!蛊揭案荒樢Φ恼f道。

    「還不是平野你讓我做出這么淫亂的事情,不要隨便撇清自己的責任啊,主人。我可是很擔心被小室發現呢,因為我可是真心喜歡小室呢!」毒島冴子微笑著反駁道,雖然滿身精液,但是卻自然而然的充滿了高雅迷人的氣質。

    「嘿嘿,但是冴子你也很性奮,不是嗎?在心愛的男人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做愛,那種感覺很刺激吧?看來我要替小室好好管教一下你這個心口不一的淫亂女人。抬起屁股,主人我就用冴子你最喜歡的鞭刑來好好懲罰一下你吧?!蛊揭案χ鴵]著手里的短鞭,指了指毒島冴子圓挺的翹臀。

    毒島冴子媚笑著轉過身,高高翹起自己的裸臀,誘惑的說道:「請鞭打冴子這個不知羞恥的淫娃吧,主人?!咕o接著,響亮的啪啪聲便又從男廁所里傳了出來,時而清脆,時而沉悶的響聲是那么的淫靡……和往常一樣晴朗的一天,藤美學院的學生們又開始了一天的課程,但是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可怕的異變即將發生。而在這個時候,小室孝則被毒島冴子叫到了空無一人的天臺上。

    「小室,我喜歡你!」就在小室孝覺得氣氛越來越尷尬的時候,毒島冴子卻緊緊的盯著小室孝,突然大聲說道。

    「什……什么?冴……冴子學姐,這種事情可不是開玩笑??!再……再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小室孝驚愕的喊道,但是在毒島冴子美目的注視下,辯解的聲音卻越來越小,拒絕的話語更是說不出口。

    「沒關系,我是不會在乎小室你喜歡幾個女人的,只要小室你能結束我對你的愛,我就心滿意足了?!苟緧u冴子猛地靠近小室孝,兩人的臉龐僅僅相隔十幾厘米,毒島冴子口鼻呼出的熱氣不斷沖擊著小室孝的內心。

    「冴……冴子,我……」小室孝的話還沒有說完,毒島冴子直接抱住了他的脖子,熱情的接吻著,靈巧的香舌更是探進小室孝嘴中,不住糾纏著小室孝的舌頭。

    幾分鐘后,毒島冴子不舍的結束了這次舌吻,嬌媚的笑道:「叫我冴子就行了,孝?!拐f完還誘惑的舔了舔自己的紅唇,那性感迷人的樣子,讓小室孝忍不住主動再次吻了上去。

    就在小室孝完全沉迷在毒島冴子誘人的唇舌與香津中時,突然一陣急促的廣播聲在全?;仨懫饋?。

    「緊急通告!緊急通告!校內現在正發生嚴重的暴力事件,請學生在教師的引導下,立刻開始避難!重復!緊急通告!校內現在正發生嚴重的暴力事件,請學生……??!等一下,你要做什么……??!救命呀!快住手!好痛好痛好痛!救我!嗚啊啊啊……嘭!」

    隨著一陣雜音和痛苦的喊叫聲,廣播戛然而止,而校園中卻馬上響起了更加巨大的腳步聲與悲鳴,整個學校的師生都開始了恐慌的逃跑。

    「怎么辦,冴子?」小室孝臉色大變的看著毒島冴子,焦急的問道。

    「總之,現在要離開這所學校才行,不過在這之前,孝你是不是還要應該要做的事情?」毒島冴子溫柔的笑著,同時拿起一直隨身攜帶的木刀,優雅而冷靜的說道。

    在毒島冴子滿是溫情的注視下,小室孝也逐漸冷靜了下來,他用力的點了點頭,伸手拉住毒島冴子的左手,朝著樓下跑去:「沒有錯,走吧,冴子,去救麗和沙耶!」

    「把它們解決掉吧,冴子,就要到教職員室了?!剐∈倚⒁贿呌檬掷锏陌羟虬魮舻挂u擊自己的死體,一邊沖身后的毒島冴子喊道。經過數次接觸后,小室孝終于發現了造成整個學院騷亂的罪魁禍首,那就是「死體」。

    它們好像喪失了除了聽覺外的一切感官,身體冰冷無比,力氣比原來大了數倍,更重要的是,它們唯一殘留的欲望就是性欲,而且只有男性會變成死體,女性則一個一個的成為它們LJ的對象,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卻會沉迷于情欲,成為追求性欲享受的奴隸。

    緊跟在小室孝旁邊的毒島冴子手中木刀連斬數下,瞬間就將周圍的死體全部擊倒,看得小室孝羨慕不已,不過現在可不是發呆的時候,小室孝連忙帶著毒島冴子走進教職員室,正準備把門拉上時,突然有兩個人影跑了過來。

    「等……等一下,讓……讓我們也進去?!古茉谧钋懊娴拇笫鍤獯跤醯慕械?,小室孝才發現他是那天早上對宮本麗動手動腳的黃毛,而跟在他后面則是校醫鞠川靜香,不知道為什么鞠川靜香腿上的裙子被撕掉了好大一塊,只剩下前面一小片勉強遮掩著。

    不過這個時候可不是亂想的時間,小室孝等黃毛和鞠川靜香跑進了教職員室后,立刻將門拉上,然后將重物盡可能的堵在門后,這才松了一口氣,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向黃毛說道:「那個,我想問一下,你和鞠川校醫過來的時候,有沒有看見沙耶和麗?」

    黃毛搖了搖頭,一邊喘氣一邊說道:「沒有看到,一路上我碰到的全是那種怪物。他媽的,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東西???一個個都好像死掉了,偏偏還會襲擊人。不過……如果不是會變成那種樣子,能隨便玩女人倒是不錯啊,嘿嘿?!乖具€氣急敗壞的黃毛說到最后反而猥瑣的淫笑起來,胯下的褲子更是突然撐起一塊,顯然是因為外面見到的淫亂場面而性奮起來。

    看到黃毛的丑態,小室孝有些鄙夷的轉過臉,卻沒有注意到身后的毒島冴子俏臉微微發紅,雙眼緊緊的盯著黃毛胯下的隆起,合攏的雙腿以微小的動作輕輕摩擦起來。

    被鄙視的黃毛卻沒有一點自覺,他更是突然將旁邊的鞠川靜香拉倒在地,粗魯的吼道:「鞠川校醫,我現在已經欲火高漲了,你還不快點幫我發泄出來,還想發呆到什么時候?」

    被拉倒的鞠川靜香剛好跪在黃毛的雙腿間,俏臉正對著那高高聳起的肉棒,而鞠川靜香無比順從的脫下自己上半身的衣服,露出里面那對飽滿巨大的豪乳,用雪白的乳肉將黃毛的肉棒完全包裹擠壓起來。

    一旁的小室孝看得目瞪口呆,艱難的咽了一口口水后,小室孝結結巴巴的說道:「鞠……鞠川校醫,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為黃毛乳交的鞠川靜香卻是疑惑的看著小室孝說道:「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幫助男人發泄欲火嗎?這不是身為校醫,更重要的是做為一個女人所應該做的事情嗎?」

    「就是說啊,小室,這可是常識??!難道說你連著也不知道?對了,你后面的女生是誰?剛剛在路上認識的嗎?」黃毛一臉享受的坐在椅子上,雙眼卻猛地放光盯著小室孝身后的毒島冴子淫笑道。

    「我是三年A組的毒島冴子,是小室的女朋友,請多指教?!挂婞S毛看向自己,毒島冴子立刻優雅大方的回答道,從端坐的身姿上完全看不出剛剛淫亂的行為,只是黃毛淫邪的眼神卻肆意掃視著毒島冴子玲瓏浮凸的嬌軀。

    小室孝明明覺得黃毛的言行異常下流不堪,但是不知為何卻沒有制止對方的打算,只是沉默的看著黃毛肆無忌憚的打量著毒島冴子的嬌軀,做出各種不堪的丑態。

    就在這時,從緊閉的門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以及小室孝熟悉的平野耕太的聲音:「里面有人嗎?請把門打開讓我們也進去躲一下吧。拜托了,我們這邊沒有一個人受傷,請快開門吧?!?br>
    小室孝立刻驚訝的站了起來,而黃毛更是不堪,居然被嚇得一個哆嗦,直接射了出來。濃稠腥臭的精液散落在鞠川靜香的俏臉和金色的秀發上,更多的則落在了那對傲人的巨乳上,看起來異常淫靡。

    小室孝顧不得黃毛那邊的狼狽狀,連忙將堵在門口的重物搬走,拉開門后,出現在眼前的正是平野耕太和井豪永等人,而在他們中間,赫然站著小室孝遍尋不著的宮本麗和高城沙耶。

    「麗、沙耶,你們沒事吧?你們兩個沒有手機,一直聯系不上你們,我一直擔心你們會不會出了什么問題,能再見到你們真是太好了!」小室孝快步走到宮本麗和高城沙耶面前,分別握住兩女的手,激動的說道。

    與宮本麗和高城沙耶再會的喜悅,讓小室孝并沒有注意到宮本麗和高城沙耶手心上那滑膩的觸感和肌膚上那一層淫靡閃爍的光澤,以及胸口的校服上若隱若現的兩個凸起,只是關切的詢問兩女有沒有遇到什么危險。

    「孝!我們兩個沒有事,多虧了平野和永他們,我和沙耶才能平安的到達這里,再次和孝你見面?!箤m本麗也激動的撲進小室孝懷里,而慢了一步的高城沙耶只能抱著小室孝的一只胳膊,不滿的嘟起嘴。

    就在小室孝和兩女說話時,后面卻傳來黃毛不耐煩的聲音:「什么啊,原來是你們幾個啊。真是的,差點把我嚇陽痿了。喂,那邊的兩個女人,不要和小室那個笨蛋卿卿我我了,快點過來用嘴幫我清理下肉棒?!怪灰婞S毛指著自己軟趴趴的肉棒,大聲吼道。

    「不要,我可是天才,為什么要幫你這種家伙清理肉棒???再說,把那種臟兮兮的肉棒放進嘴里這種事情,我怎么會做???你這笨蛋!」本來就郁悶的高城沙耶立刻嘲諷著說道。

    「沒有錯,我和沙耶可是孝的女朋友,就算被公狗LJ也不會給你這種人渣口交的,這種事你還是想都不要想了?!箤m本麗也毫不猶豫的大聲拒絕了黃毛的淫亂要求。

    雖然高城沙耶和宮本麗立刻就回絕黃毛的話語,讓小室孝安心下來,大司農兩女若無其事的說著下流淫亂的詞語,卻也讓小室孝感到了一陣難以言喻的違和感,就連本該升起的怒火都被疑惑所壓下。

    「切,真是麻煩啊……」黃毛小聲的嘀咕了一句,然后好像放棄般的揮了揮手,說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們兩個是小室的女人,不會幫我口交的。

    算了,反正還有鞠川校醫……」

    「等一下?!雇蝗?,一直安靜坐著的毒島冴子開口說道:「麗,沙耶,你們兩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