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视频官网在线观看為您提供高清無碼國產、歐美、日韓無刪減完整版視頻,以及高清美眉圖片、激情小說。歡迎收藏

    那是一個夏日的上午。知了在不知疲倦的吟唱,我在小若姐姐房間里做暑假作業。大人們都不在家,小若姐姐給我指點了幾道題后,我豁然開朗,埋頭足足做了半個小時作業才抬起頭來。這才發現,小若姐姐斜靠在她的枕頭上,已經在床上沉沉地睡著了。我的心里突然的一陣狂跳,因為這意味著我可以近距離的肆無忌憚地欣賞我的小若姐姐。

      她睡得很香甜,臉頰因為天氣熱的緣故顯得紅撲撲的,又尖又小的鼻尖上細細的沁著一層汗珠,烏黑的秀發水一般散開,鋪在她整潔的涼席上。她柔軟豐滿的胸脯微微的起伏,兩條腿半屈著,因為她穿著一件連衣短裙,所以可以輕而易舉的看到她雪白修長的腿。

      順著她的腿往下看,我才發現原來她的腳踝竟是如此的秀氣,兩只足掌纖巧柔美,顏色粉紅得如嬰兒一般,精致的玉趾自然的并攏著,晶瑩舒展。不知道為什么,看到她豐滿的胸脯以及赤裸的修腿我都還能把持得住,但看到了小若姐姐那一對美麗柔潤的秀足,我的小弟弟竟一下子興奮起來!

      那一對赤裸柔美的玉足彷佛放著淫惑而甜美的氣息,誘惑著19歲的我。我的頭腦開始發熱,小弟弟把褲子頂得高高的。小若姐姐那恬靜的臉在我的眼睛里也充滿了濃濃的媚意。我忽然發現,小若姐姐睡覺的姿勢是把腿屈起來,而她又穿著短短的連衣裙,只要我繞到她身后,就能夠從她交叉的雙腿之中看到她的股間!

      我鬼使神差的站起來,身子僵硬的慢慢走到床的那一頭,屏住呼吸一看,哎呀,裙子的下擺還是長了那么一點點,我已經看到大腿根部白嫩的肌膚了,只要再往上一點就能看到小若姐姐的內褲的顏色,然而裙子卻無情地把一切春光都埋藏在它那短短的下擺下!

      當時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撩開它,但手剛要伸出去就躊躇了,猶豫了好久,終于還是不敢,害怕驚醒了她,于是我強迫自己回到桌子邊繼續做作業??墒歉揪蜎]法集中精神,心里一直在天人交戰,更慘的是小弟弟一直硬得難受。

      我看了看小若姐姐,她依然沉沉的睡著,絲毫沒有醒來的樣子。她的熟睡無疑也是一種致命的誘惑,我不由自主的又一次站了起來,繞到了床的那一側。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大氣,拚命壓抑著心里的恐慌和激動,顫抖著伸出了手,極慢極慢的撩開了裙子的下擺。

      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純棉的淡粉紅色小內褲,根本就包不住小若姐姐那圓而上翹的臀部。內褲很小又很薄,幾乎是貼在細膩的肌膚上,隔著內褲,我隱隱約約能看出小若姐姐那最神秘的花園的輪廓。

      我雙眼噴火,死死的盯著內褲中間那一道順著肌膚的曲線自然形成的凹陷,我知道,那一道凹陷正是小若姐姐的微微開啟的小穴所形成的,而她那堅膩飽滿水靈靈的肉唇兒,就藏在這薄薄的一層布料之下,只要我的手指輕輕一動,所有的障礙將不復存在。

      我吞咽著口水,手不停的顫抖,輕輕的捏在她內褲的邊上,指頭稍稍碰到她的肌膚,柔膩火熱的感覺立刻傳到了我的心間。我以一種極柔和的力量和極慢的速度輕輕地將她的內褲拉得偏離了中部,首先看到一個小巧緊致的淺褐色的菊花蕾,漩渦般的條紋非常清晰的匯集成一點。再往下看,就是一對嬌嫩粉紅的肉唇兒,由于小若姐姐的雙腿是合攏著屈起來的,柔嫩的肉唇兒被雪白的大腿往中間一擠壓,便輕輕的抿合著,顯得非常飽滿。那柔軟烏亮的柔毛也悄悄的探出了頭來,襯托得大腿更加粉嫩雪白。

      我貪婪的看著,用目光攫取著這四泄的春光,肉慾第一次如此強烈的游走在我的身軀里。一種強烈的親吻她羞處的沖動,波濤般在我體內澎湃。我靜靜的俯下身子——我的身體由于緊張和興奮變得如此僵直,以至我能聽到關節運動時發出的摩擦聲。

      我的口鼻幾乎就要碰到小若姐姐的肌膚了,她私處那最隱秘的氣息充滿了我的鼻腔,帶著少女幽幽的體香和一種不算濃烈的熱烘烘的膻味。用狂亂來形容我當時的心情再好不過了,在那一瞬間,什么道德倫理、人倫五常都被我拋到了腦后,我的眼里只有這赤裸裸的女性的美好私處,而我想做的就是像A片那樣熱烈地吻它、舔它,用我熾烈的情慾點燃小若姐姐的慾火,讓她在我的激情下動情、濕潤!

      瘋狂的肉慾摻雜著對小若姐姐的愛慕,使我覺得她的身體乾凈得就如同潔白的牛乳一般,不要說親吻她迷人的花園,就算叫我用舌頭舔動她蔥節般白嫩的足趾,我也會毫不猶豫的俯下身去。

      我伸出舌頭,舌尖頂在她柔軟的肉唇上抹動,一種酸酸甜甜還帶點澀的味道從味蕾直沖腦門。這味道使我再度瘋狂,再也不顧忌她是否會蘇醒,一邊用力地吻著她的肉唇和腿根,一邊用舌頭撬開她的陰唇,用力地舔著她的肉縫。

      小若姐姐在這強烈的刺激下醒了過來,因為我虔誠和狂熱的濕吻也給她帶來了巨大的快感,以至于在她剛剛蘇醒的1~2分鐘內,她居然以為自己還是在夢境之中,不由自主的輕聲呼道:「不要……嗯……不要這樣……嗚……」她的呻吟如同一支興奮劑,使我腦中一熱,動作也不再僵硬,我大膽地分開她的雙腿,褪下她的內褲,讓她美麗的陰戶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實的成熟女孩子的陰戶,我的呼吸在那一瞬間停止了。

      我看到了小若姐姐柔軟烏亮的絨毛,比起我又粗又亂的陰毛,她的絨毛顯得整齊而柔順,像春天的芳草,爬滿了那如饅頭般微微隆起的陰阜;兩片飽滿的大陰唇帶著少女特有的粉嫩顏色,而微微露出的粉紅色的小陰唇那迷人的皺褶,像極了含苞欲放的花蕾,因為我的親吻,敏感之極的少女肉唇上濕潤柔亮,已經有絲絲蜜液泌出,比起帶著露水的鮮花更加嬌艷。

      我的小弟弟早已經頂得高高的,被褲子壓得生痛!乾脆把短褲一脫,讓它直接暴露在空氣中。

      我用眼睛尋找著那無數次出現在我想像里的集中了女人情慾的陰蒂。它像一??蓯鄣男〖t豆,鑲嵌在兩片陰唇交匯的頂點,我的舌頭立刻毫不遲疑地卷了上去。舌頭的敏銳觸感立刻發現陰蒂正慢慢的一點一點變硬,這個發現刺激著我,我反覆地用舌尖撩撥著那肉核的頂端。

      這強烈的刺激伴著巨大快感如閃電一般徹底劈醒了小若姐姐,她顯然被眼前的這一幕驚呆了。她顫抖著叫道:「小明!你……你……不許這樣!」然而我已經失去了理智,肉棒硬得如同鐵棒一般,舌尖卷成一個圈,固執地吸吮著她的肉核。

      這是一種被強行侵犯的體驗,而且對象是自己平時喜愛有加的弟弟,這兩個元素匯聚成一種奇妙的催化劑,將小若姐姐下體的快感放大了好幾倍。她再也忍不住鼻息咻咻,全身像癱瘓了一樣,手按在我的頭上,卻使不出一絲力氣把我推開,反而是像嘉許我的行動。

      我的舌尖不斷地從下往上挑動她的肉核,她發出一聲帶著哭音的呻吟,呼吸變得又粗又急,我的舌頭略一用力,舔開她柔軟如花蕾一般的小陰唇,舌頭慢慢地伸進她的陰道。

      這過于強烈的刺激引發了小若姐姐的羞恥心,她叫了一聲:「不行??!」幾乎是鼓起了全身的剩余力氣,咬著牙推開了我。

      我從無邊的肉慾中略略清醒過來,怔怔地望著她。

      「你出去!」她急促的喘著氣,胸口一起一伏,臉色通紅,美麗的大眼睛閃爍著不知道是興奮、憤怒還是失望的神情。然而她一轉眼就看到了我胯下那一根高高聳立著的肉棒——十五歲半的陰莖已經發育得相當好了,興奮使得它充份的膨脹,陰莖那薄而柔軟的皮膚被繃緊緊的如絲緞般閃光,棒身很有力量的挺成一個弧度,膨大而光滑的肉紅色龜頭直指著天花板。

      小若姐姐立刻把美麗的眼睛緊緊閉上,可是就在這一剎那,她身體控制不住的顫抖起來,纖秀的眉毛顰著,臉上的表情就像有一陣電流掠過,既痛苦又無比愉悅——一股黏滑透明的蜜液不由自主地從她那迷人的蜜穴中流溢出來,順著白嫩的腿根一直淌下,沾濕了菊花穴,濡濕了涼席……這種情景根本不是我能抵擋得住的,小弟弟本來已經到了極限,又被生生刺激得更加硬如鋼鐵,但我卻不敢再貿然上去碰她,只好不停的說:「小若姐姐,我喜歡你!我喜歡你很久了……」(現在想起來這臺詞真是老土?。。┬∪艚憬銣喩硪徽?,眼睛再次緩緩地睜開,噙著幾分嗔意,也噙著掩飾不住的濃濃情慾。粉紅的內褲仍褪在潔白的膝彎處,主人現在卻絲毫沒有把它拉上去的意思。

      她的目光不再避開我那翹得高高的小弟弟,就這么靜靜的看了我一會,終于打破了沉默,又輕又軟的聲音因緊張而略帶點乾澀:「你……是……第一次?」我的臉突然也開始發紅,耳根火辣辣的點了點頭。

      「把門關上……」她咬了咬嘴唇,低聲對我說道。這一句聲音壓得很低的話彷佛耗費了小若姐姐極大的力氣,她喘了好幾口氣,依然鎮定不下來,豐滿的胸口帶著微微的顫抖,上下起伏不止。

      我本能的預感到將要發生什么,魂牽夢繞的時刻如今就擺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我的心幾乎要跳出胸膛,光著屁股小跑著把門關上。身后又傳來一句:「還有窗簾……」「唰」的一聲,窗簾拉上,房間里頓時變得昏暗下來,一種曖昧的充滿情慾的氣息頓時流淌在空氣中。我回過頭看著小若姐姐,她大大的眼睛閃忽著,像夜空中的燦爛星星,一條雪白修長的腿已經完全赤裸,另一條腿的膝彎上還掛著那粉紅色的內褲。

      我什么話也沒再說,把上衣脫下來,赤裸著爬上了床,小若姐姐吐著蘭芝一般的氣息,一動不動,任我親吻她的臉蛋、她的頸項、她的胸口……我伸出手,隔著衣服握住了她的乳峰,小若姐姐的身體開始發熱,她輕輕咬著嘴唇,閉上眼睛,纖柔的手指緊緊抓住了裙子的下擺。

      這是我第一次觸摸女孩青春成熟如蜜桃的乳房,那柔嫩中帶著堅挺、綿軟且充滿質感的乳房讓我全身的血液都在燃燒,我貪婪地感受著。因為她戴著胸罩,我找不到她的乳頭,我便伸出手去解連衣裙的扣子,她很順從的讓我把連衣裙脫下,潔白的身體上只剩下一對胸罩,可是我居然越心急越打不開Bra的扣子!

      我焦頭爛額滿頭大汗的狼狽樣終于使她抿嘴笑了——嘴角微微的上翹,顯得是那么俏皮,就像皎潔的月光從烏云中傾瀉下來一般,終于把剛才侵犯她被發現后的凝重氣氛一掃而空。

      她把嘴湊近我的耳朵,吹氣如蘭道:「你這個小壞蛋……看來……真是第一次……你要答應我兩件事情……」「第一、不許告訴別人!」「我為什么要告訴別人?」我有點納悶。

      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我不想成為你炫耀的對象!」我有點委屈:「我是這種人么?我是真心愛著你的,小若姐姐!」她又是不置可否的一笑,輕聲道:「第二件事是……」她用耳語的聲量說了一遍,可是我卻沒有聽清楚。

      「什么?」

      她把嘴貼在我耳朵上,氣息撩得我心癢難搔:「等下,你要去幫我買藥?!刮乙粫r沒明白:「什么藥?」她輕聲道:「緊急避孕藥。你這個壞蛋……今天是我的……危險期……」說著背過手去,兩根手指不知怎么輕輕一撥,那煩人之極的胸罩變魔術一般的彈開了,兩只雪白的乳房帶著嬌艷的乳尖,呈現在我的面前。

      我屏著呼吸,慢慢的把火熱的唇印了上去。我吻得很慢,從乳根一直吻到乳尖,生怕遺漏了哪一個地方。在我的舌尖纏繞上她的乳頭的時候,小若姐姐終于發出了一聲呻吟,她的嘴唇開始溫柔地親吻著我,手慢慢的撫摸我的背脊,柔軟的手掌如春風——春風又哪里能有這么銷魂?

      我也瘋狂地撫摸她光滑的背,她曲線優美的臀部,朝思暮想的胴體如今就這么千嬌百媚的橫臥在我懷里,任我撫摸同時也撫摸著我,我感覺小弟弟快脹得爆了。我用膝蓋頂開她光滑的腿,手抱著她的臀部,氣喘吁吁的說:「小若姐姐,我、我想進去……」小若姐姐眼神朦朧得像籠罩了一層霧氣,她不說話,臉藏在秀發中,輕輕的分開了雪白的腿,綿軟的手按在了我的背上。我低頭看時,她迷人的花穴已經浸滿了花蜜,仍在汩汩流出。

      我晃動著臀部,努力對準了她的水蜜桃,帶著少年強烈的慾望和魯莽,生平第一次將我的小弟弟交給一個女人。

      然而這在我想像中不知道發生了多少次的第一次卻居然沒有頂進去。我有些害臊,又有些急躁,換了個角度,依然不得其門而入。

      「不是這里……」小若姐姐沒有笑我,她的聲音有喃而又澀滯,宛如從夢中傳來,緊接著,我那憤怒到頂點的肉棒上一緊,已經被一只綿軟溫暖的手掌握在掌心,它溫柔地引導著肉棒,直到龜頭觸到了一處波浪般柔軟的所在。

      這就是小若姐姐那美麗神秘的入口么?我的腦子彷佛短路了一般,所有的腦細胞都發出同一個指令——我的腰部向前一送,龜頭如巨艦艦首,劈開層層疊疊的波浪,深深挺入那大海一般廣闊的歡愉,那深淵一般無窮的極樂。

      小若姐姐閉緊了眼睛,發出了一聲顫抖的鼻音。我的肉棒飽蘸著她的蜜液,既快樂又痛苦的一點點挺入她那緊密柔軟的陰道??鞓肥且驗槟顷幍兰毮伒沫h環纏繞,使我從肉棒的頂端一直酥麻到進入她體內的末節,這種電流一般的快感又以下腹部為中心,瞬間分布我的四肢百骸,全身彷佛都浸泡在溫水中,每一個毛孔的舒暢不已。

      痛苦是因為這火熱濕潤的蜜穴彷佛在不斷吸吮擠壓著我的陽物,每一分的沒入,都會增加一分射精的慾望,當小弟弟的頂端終于頂到花心時,我感覺到自己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旄腥鐩坝康牟焕死说姆瓭L上來,盡管我想像憋尿那樣死死憋住,但其實根本就無法控制。

      我大聲喘息著,奮起最后的力量,用力沖撞著小若姐姐。這種大入大出的抽送使小若姐姐嬌喘連連,她忍不住呻吟起來:「嗯……」雙腿絞緊了我的腰部。

      這一下緊夾頓時讓我丟盔棄甲,我的肉棒再也忍不住,劇烈的在她的體內跳動,痛快淋漓的噴射著。小若姐姐感覺到了,她抱著我的頭,把我的臉按到她柔軟的胸上,讓我在這云團圍繞的感覺中徹底地釋放著快樂。

      好一會我才翻身,慢慢的拔出陰莖。隨著肉棒的撤離,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伴著蜜汁慢慢地從微微綻開的花瓣口流了出來。

      從插入到我射精,前后不到2、3分鐘,我又是慚愧又是沮喪,倒在小若姐姐身邊,像是犯了錯誤的孩子,喃喃的說道:「對不起……」她臉上的紅暈還沒有完全退去,有點奇怪的問:「怎么了?」我簡直想找個地縫鉆進去:「我……沒想到我這么沒用……這么快……」她一下笑了起來,眼角盈盈的瞧著我,滿是俏皮的味道。

      我幾乎要哭了:「你還笑?你這樣根本得不到快樂嘛!都怪我太沒用……」小若姐姐一下愣住了:「什么?」「我說我沒用,這么快就不行了,根本就不能給你快樂!」她像不認識我似的,仔細的打量著我,突然間嘆了口氣,緩緩說道:「你快樂不就行了么?」我猛的摟著她:「不行!這怎么行?我愛你,我要你快樂!我寧可讓你感受那種快樂的滋味!我愛你,你知道嗎?」她的眼睛中突然起了霧,悄聲道:「抱緊我,小明……」我緊緊的抱著她,吻她的頭發。忽然間她仰起臉,緊接著一對柔軟火熱的唇便壓在了我的唇上,我心神俱醉,立刻回吻著她,然而更令我想像不到的是,一條濕潤濡滑的小巧的舌頭,帶著蘭麝的清香,魚一般游進了我的口腔——我這才知道原來接吻的時候,自己舌頭的位置是在情人的口中。

      我的舌頭先是輕觸她的舌頭,進而追逐、糾纏、吮吸……她的舌頭帶著令人迷失的香甜,使我欲罷不能。

      良久,我們才依依不舍的分開,她伏在我身上輕輕的喘息著。休息了一會,又爬了上來,在我耳邊呢喃道:「對不起哦,我把你的初吻拿走了……」我吻著她:「我的初吻本來就是獻給你的!我還要獻二吻、三吻……」話還沒說完,她的嘴又堵上了我的嘴唇——這甜蜜而銷魂的吻啊,我的整個人都彷佛置身云端……直到她俏皮的笑了,我才從天堂回到人間:「我把二吻也拿走了哦,嘻!」我心旌依然搖蕩不止:「還要不要三吻?」她沒說話,翻了一個身,壓在我身上,嘴唇卻開始吻我的唇角、我的下巴、我的頸項、我的胸脯……她小巧的嘴忽然停留在我的乳頭上,輕輕啜著,柔軟的舌尖微微吐出來,像一只溫順的小貓,左右輪流,不斷地舔著我的乳頭,偶爾用牙齒輕輕的咬一下……這種說不出滋味的刺激讓我的小弟弟竟一下昂起頭來,頂著她光潔的小腹,她的嘴角孕著笑意,柔荑一般的手指捉住了它,拇指來回地撫摸著包皮的系帶,食指不斷地蘸著馬眼分泌出來的透明黏液,反覆涂抹在龜頭上。

      小弟弟的每一個癢處都掌握在她手心中,時而手揮五弦,或輕或重,或徐或緩,按捺抹挑捻,直把肉棒每一處隱藏的情慾都挑逗起來;時而雨打枇杷,緊鑼密鼓,間不容緩,用不停的快感逼迫得我全身痙攣,叫出聲來……小若姐姐為我手淫——這種淫糜而甜蜜的景像,我是做夢也沒有想過。

      很快,小弟弟便生龍活虎,一柱擎天,比起初時的狀態,不僅大小粗細都毫無二致,而且少了那種一碰就想射的敏感。

      我又驚又喜又難受:「小若姐姐,我……我又想要了……」她微微笑著:「傻瓜,不是你不行,男生……第一次的時候,都很快就……不行了的,除非你不是第一次……」我心中對她的愛沸騰了起來,洋溢到整個身體都裝不下。我把她攬到身下,吻著她、撫摸著她、用肉棒摩擦著她敏感的腿根……我的愛火很快也把她給點燃了,她星眼半合,雙頰飛霞,撫摸著我的胸肌,悄悄的,她修長的雙腿再一次纏到我的腰間,輕聲道:「來吧……」我欠動身子,溫柔一刺,龜頭順利地找到蜜穴,在一片黏滑中沒入那又綿又緊的火熱隧道。龜頭撞擊到花心的時候,小若姐姐呻吟了一聲,一縷秀發掠過她白玉一般的臉龐,被她咬在口中,平添了許多的嫵媚。

      我摟著她纖細柔韌的腰肢,聳動腰臀,開始一波一波的抽送??旄腥缤畮斓男钏?,在我的抽送下漸漸高漲。我下定決心一定要讓小若姐姐達到高潮,所以在享受層層肉摺蠕動擠壓所帶來的快感時,格外控制心神,分出一份氣力守著精關,用盡其余的力量沖擊著她,不斷地變換角度和力量,協調節奏。

      小若姐姐開始任憑我動作,一聲不吭,兩只手放在枕頭上。隨著我不斷的沖擊,她豐滿的乳峰也上下不停的挺動,誘惑得我不禁低下頭親吻。這一下親吻卻使她抑制不住地呻吟起來,我不依不饒的繼續啜吸她的乳尖,她的蜜穴頓時一陣攣縮,緊接著是大量的蜜液涌出。

      我愣了一下,她輕聲道:「別、別停下來,繼續……深一點……」我如奉懿旨,吸了一口氣,深深的刺入,直碰到花心時再徐徐拔出,然后又是一口氣深深刺入。小若姐姐的雙手緊扣著我的脖子,不斷地紐絞著腿:「就是這樣……就是這樣……不要?!煲稽c……嗯……」她是那種高潮來得比較快的女人,我保質保量的深深抽刺了幾十次之后,在她的要求下漸漸加大了力度和速度,一輪猛攻之下,小若姐姐緊緊的摟抱著我,渾身顫抖,柔軟的陰道不斷地收縮蠕動,纖細的腰肢像蛇一般扭動著,迎合著我的動作。

      忽然間她咬緊了牙,渾身一陣顫抖,我知道她高潮來了,給了她暴雨一般的一陣沖擊,她的手指死死扣著我的背脊,忍不住叫了起來:「嗯~~它來了~~啊~~嗯……」她就這么緊緊的抱著我,既不讓我再動,又不讓我拔出來,我的頭被她按在耳側,只好不斷地輕吻她的耳朵、她的頸項、她的肩頭……過了一會,她才輕輕的出了一口氣,我抬起頭,看著她,她迷人眼睛帶著滿足的神情,靜靜的看著我。我悄悄問道:「我是不是把它拿出來……」她眼波流轉,嘴角微微上翹:「不要,我就要它在我里面?!刮倚Φ溃骸肝乙蚕脒@樣啊,這樣我們看電影、坐汽車什么的,買一張票就夠了?!埂改氵@小壞蛋,你想得美呢!」她一下冒出了一句常用來罵我的口頭禪。

      看著這可愛美麗的大姐姐此刻就躺在我身下,和我緊密的交媾著,我的慾火不禁又升了起來。我喘道:「我……當然……嗯……想得美啊……我還要……做得美……」邊說邊由輕到重的慢慢頂著她。

      她也呻吟著,眼神迷離:「那我們就……永遠不分開……一直做到老……做到死……嗯……」「好……我們不分,不分開……哦……做到老……做到死……」「傻瓜~~嗯……再進來一點……啊~~你壞~~嗯……」永遠不分開……我苦笑了一下,把目光投向了岳銘珊老師,她在板書,窈窕的背影亭亭的立在講臺上——我的小若姐姐,你在他鄉還好么?

      「發什么呆呢?」林安琪悄悄遞過來一張字條。

      我沖她笑了一笑,輕輕說道:「以后告訴你?!顾{皮的笑了,眼睛一眨一眨,口唇一遍又一遍無聲的動著。我仔細辨認了一下她的唇形,才知道她在反覆無聲的說「壞蛋」兩個字。紅唇嬌艷欲滴,眼波盈盈如水,將我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我調笑道:「哪里最壞?」她翻了我一眼,笑道:「還用我說,它自己早站起來了?!刮乙豢囱澮d,果然小弟弟將褲子高高頂起,大搭帳篷。我色心大起,突然抓住林安琪的小手,隔著褲子按在我硬梆梆的肉棒上。

      盡管對我的膽大妄為已早有領教,但林安琪還是嚇了一跳,她小聲道:「討厭!」但手卻被我死死拽著,縮不回去,待要用勁掙扎,岳老師剛好轉過身來,她只好做出一副認真聽課的樣子,手無可奈何的放在我的雙腿間那一條堅硬火熱的肉棒上。

      我拿著她的手慢慢撫摸我的小弟弟,她卻不是特別配合,極力的擺脫著,我一下興趣索然,怏怏的放開她的手,聽起課來。

      下了課后,方燁又是第一時間跑了過來,一臉擔心的看著我。我朝他笑了一笑:「放心,她雖然長得很像小若姐,但畢竟不是,我不會和你搶的!」眼見我這個頭號大強敵主動棄權,方燁顯然感激涕零,這小子忽然有點不好意思起來,獻媚般說道:「告訴你一個超級有用的信息!——關于張雨佳的!」「什么?」我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張雨佳俏麗的臉龐。

      字節數:16814

      【完】